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诗艺园地】
书画理论 | 书画鉴赏 | 诗词理论 | 诗词赏析

如何审视欣赏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所在

2016-09-15  来源:诗艺网  作者:心地  编辑:心地  

分享到:

  

从对书画艺术本身的认识谈起——书画艺术若不站在书画艺术本身来凸显其含概的内核,其本身就偏离了书画艺术,有其误导之嫌。

 

因为对书画本身的认识——才是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在人文自然社会环境中凸显的意义所在。

 

如果要彻底清除或者明白书画,及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是什么,或者在哪里,就首先需要了解的是书画艺术本身是什么,来源于什么,回归于什么,其存在的作用是什么?

 

很显然,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阐述的清楚和明白的,或者说用一两句话阐述清楚或者明白,那就不是话了,你也许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理解或者来理论了。

 

诸如书画本身是什么,艺术本身有是什么?很显然,书画本身就是书画,艺术本身就是艺术,首先是名称即概念,这就如同说了等于没说是一样的,很显然,进一步讲,何谓书画,何谓书画艺术?是需要进一步深入的解析的。

 

而这个解析,也只能围绕书画艺术本身来谈,来讲,才能谓之书画艺术本身,这是谈书画艺术本身的前提,有了谈书画艺术本身的这个前提,来解析书画艺术,是对书画艺术本身的理解和认识。

 

那么我们不仅要问,到底何谓书画艺术?或者何谓书,何谓画,何谓艺,何谓术?说到这里,显而易见,无论是书,还是画,也就是艺术,都非单一的概念,名称,而是相辅相成的,不可分离的概况性的名称或者称谓,也就是书画即艺术,艺术即书画,书即画,画即书,艺即术,术即艺,也就是书中有画,画中有书,即艺术中有书画,书画中有艺术,或者书画和艺术是等同的,即书和画是等同的,艺和术是等同的,更进一步说,也就是书即画,画即书,艺即术,术即艺,都是一种我们能理解的一种或者多种以笔墨纸等构成或者形成的形体,形式,表象为凸显的语言,实则是意象语言,是直接对应在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意识层面,是更具有普遍性,及普遍意义的,是无国家,民族,语言的局限性的,是直接以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为基础的。

 

而这种以笔墨纸等构成的形体,形式的表象其本身就是一种语言,换句话说,是不同于语言本身的语言,却又是我们能理解和知晓的语言,这种语言不过是用非语言的形式,形体,表象来表达和呈现的,实则也就是非语言层面来理解的一种形体,形式及表象的载体,即是书也是画,也就是书画即艺术,实则也就是都离不开术,术即方式,方法,技法,说到这里,我们就不难理解了,也就是书画艺术本身,无论如何表达都离不开术,也就是方式,方法,而这本身是无定式,定论的,只能是认识。

 

至此,我们不仅要问,何为方式,方法,也就是何为术?无论怎么讲,怎么说,其实都离不开识,也就是离不开认识,谁的认识?人的认识,这包括人本身都是人自身的认识。那么不言而喻,书画艺术其本身就是人对其书画艺术本身的认识,也就是识。

 

那么,既然都是认识,我们到底在认识什么?自然是在认识书画艺术本身的存在,即书画艺术本身存在的意义,以此而言,我们就会逐渐清楚了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在哪里,实则也就是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是离不开其存在本身的意义的,也就是存在本身的意义在哪里,这是审视和打量一切书画艺术的价值在存在本身上的意义的根基。

 

那么我们不仅也要问,且必须要问,何为存在,如果存在本身就是存在,那我们何须还要言说存在本身呢,也就是何须还要,表达呢(诸如,一花,一树,一草,一山,一水,一物,一人等等的一切,其本身就是存在,它就在哪里凸显着,放着,或者变化着),或者说不断的循环更替着,我们有何须要言说存在呢?

 

所以,毫无疑问,以此而言,我们所言说的存在,是存而有在的存在,是对人本自然本身的存在的体验的形容和模仿。

 

形容和模仿本身就是术,也就是术本身就是方式,方法,也就是技法。那么显而易见,书画本身就是对人本自然本身存在的体验的形容和模仿而形成的存在。

 

换句话说,不对人本自然本身的存在形容和模仿,就没有形容和模仿而形成的存在,这个形容和模仿而形成的存在,也就是以笔墨,纸等各种方式,方法,技术而形成的形体,形式,表象的载体,也就是书画艺术本身的形体,形式,及表象的存而有在的存在谓存在,这个存在首先是识,也就是意象语言。以此而言,能存而有在的书画艺术,才可以称之谓书画艺术吗?

 

这里需要细分存在本身的意义,也就是何为存在?实则也就是何为存,为什么要存?因为有存,才有在,那么很显然,存在本身的意义在于存,那么什么是存,何谓存?为何而存?

 

那么以此而言,存的意义就是为了在,是为了持续的在,也就是有在才有存,存了才有在,因为我们都知道一切的存在都是在不断的变化中,其本身就是持续不断的更替转变的,也就是是能感知能认识的一切的存在,就是因为有能感知和认识的一切的在,才有了存的存在,而存的意义自然就凸显在本身上,即谓存在。也就是存即在,在即存。到了此处,存在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

 

是一切人本自然本身的凸显,存是对一切人本自然本身的形容和模仿,形容和模仿其本身就是方式方法,也就是技术,即术,而这一切都是识,是属于识的范畴。

 

那么简而言之,存的是什么,是识,是对人本自然本身的识,因为有对人本自然本身的识,而有了对人本自然本身的形容和模仿,即对人本自然本身的识的方式方法,也就术,实则还是识,且是意的识,也就是对书画艺术的识是用“意”来感知和体验的。实则也就是说,书画艺术的本质是意象语言,这是对应在人的意识的层面的状态,也就是意对象的识,是意对各种形体,形式,表象形成或者构成的样子,即象的体验的识。

 

之所以能识,是因为人有对其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的识。换句话说,书画艺术就是对人本自然本身的识的作用下形成的以笔墨纸等各自方式方法而形成或者构成的形体,形式及表象对应在人的意的融入,识的透彻上的体验的载体的统称性的概念和名称,其本身就是意象语言。实则也就是说书画艺术的这个名称或者概念中隐含的或者承载的是意象语言,是意象语言对应在我们自身的意识层面的理解和感知的体验的状态,是用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意的融入,识的透彻来体验的,其价值是趋向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上。

 

实则也就是说书画艺术是在用意象语言在说话,而不像诗是在用语言的意象在说话,更进一步讲,书画艺术其本身就是意象语言,是需要我们用本身本真的意的融入去体验的,而这个过程其本身就是识的透彻。因为这都离不开人本自然本真本我的本身本真的亲身融入来体验。所以体验是存在的意义。也就是体验即存在,存在即体验。换句话说体验是为了透彻和理解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而这其本身就是存在,实则也就是存在是为了体验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存在的状态。

 

换句话说,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是为了我们自身便于理解和明白人本自然本身的存在,能如何更好的存在,或者保持持续性的存在,而对人本自然本身的凸显的识的方式方法而形成的以笔墨纸等形成或者构成的各种,各样的形式,形体及表象的载体的意象语言。

 

以此而言,很显然,书画艺术本身是一种能存而有在的载体,那么它的价值即意义就凸显在了,书画艺术本身承载了什么,承载的内涵,也就是意象语言是否能让人本自然本身保持持续性的更好的存在这是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所在,也是意义的凸显。

 

很显然,围绕人本自然本身保持持续性的识的方式方法,也就是术,是至关重要的,实则也就是术本身就是识,即是方式,也是方法,也就是术,也就是能用其对人本自然本身保持持续性的识的方式方法形成的以笔墨纸等构成或者形成的各种形态,形式,形体,及表象的载体是书画艺术本身的意义所在。

 

那么我们不仅要问,何谓人本自然本身保持持续性的识的方式方法,试想,若要持续性的存在,必然是稳定的,不易变的,或者长久不变的,是良性的稳定的循环的状态,也就是唯有良性稳定的循环的状态,才是可以持续性的存在的,那么以此而言,就必须保持人本自然本身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存在状态,换句话说,只有相生互应才能有存而有在的状态,而相生互应才能有存而有在的状态,首先是靠人本自身融入其中体验的,实则也就是说只有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融入的体验,才有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识,才有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识的方式,方法。

 

实则也就是不言而喻的说,只有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融入的体验其本身就等于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的识,才是真正的识。实则也就是说对书画艺术本身含概的意象语言的理解的认识才是对书画本身的认识。

 

便于理解简单说,心是真心,性是真性,情是真情,理是真理,即识是真识,也就是人本自然本身的状态离不开情理心性,情理,即是外在的启思和引导,也是内在的心性的启思和滋养,也就是情理即心性,心性即情理,这都是识,是真识,是让人本自然本身能持续稳定的良性的循环而存在的,就像谁有能说,真心,真性,真情,真理的存在是不会让人本自然本身能更长久,稳定,良性的循环的存在的呢?

 

而这是否都是非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亲身的融入的体验而不能识的呢?很显然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是靠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融入的体验而应有的识的方式,方法而形成的以笔墨纸等构成或者形成的各种形体,形式,表象的载体即意象语言。这是书画艺术本身在人本自然本身的存在的意义上的价值趋向。

 

以此而言,换句话说,书画艺术是对人本自然本身的识的方式,方法的作用下而形成的以笔墨纸等形成或者构成的各种形体,形式及表象的载体的意象语言,而并非完全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所说的著名的,名家,大家,大师等等的各种各样的形式,形体及表象的载体的名称的效应,及作品的学习和模仿。

 

便于理解,简单的说,所有已经以笔墨纸都构成和形成而凸显出来的可见,可显的,各种各样的形体,形式及表象的载体的书画艺术都是脱离了第一现场(也就是脱离了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凸显的状态),是属于二次创造。

 

是非人本自然本身本真存在的状态,而是对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的形容和模仿的识的方式方法作用下以笔墨纸等而形成或者构成的各种,各样的形体,形式及表象的的载体,换句话说真正的创作书画艺术本身是离不开第一现场,也就是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这是从书画艺术本身的创作的角度而言的,实则也是欣赏和认识书画艺术的根本所在。

 

那么对于已经创作和凸显出来的书画艺术该如何审视其本身的价值呢?显而易见,其价值自然凸显在其书画艺术作品本身承载的内含,也就是意象语言在人本自然本身能否持续性的,存在的意义的透彻度,也就是在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上,是否有存而有在的体验的意义,这也是真本体验的意义即价值所在。

 

那么体验的意义自然是凸显在是否相生,是否互应,这其本身就是方式,方法,也就是术,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也就是以无形来凸显有形,或者以有形来凸显无形,或者无形中有有形,有形中有无形,等等。实则也就是书即画,画即书,书画即艺术,艺术即书画,实则也就是形即体,方即式,术即艺,表即象,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更简单的说,是离不开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体验的。

 

体验的意义就是为了存在,即存而有在,为存在。这对于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一切都不例外。而这一切都是识,也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诸如情为情的体验为真,心为心的体验为真,性为性的体验为真,理为理的体验为真,即识为识的体验为真,美为美的体验为真,等等。实则也就是情是用情来体验的,也就是情只有情才能相融即相生,性只有性才能相融,相生,心只有心才能相生,相融,理只有理才能相融,相生,美只有美才能相生,相融,识只有识才能相融而相生,因其本来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无二之别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除此你说还有什么价值和意义?

 

实则也就是说,人本自然本身的存在在于体验,体验的意义在于人本自然本身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状态谓存而有在的持续性的,良性稳定的循环的存在,是谓存在本身的价值即意义。

 

换句话说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也体现在是人本自然本身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状态而有的存而有在的持续性的,良性稳定的循环的存在的体验上的意义,这其本身就是

 

以此而言,必须先要有对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即创造来源在人本自然本身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状态而有存而有在的的理解下的方式,方法,即术,实则也就是即是笔也是墨,更是纸等,即是工具也非工具。

 

当然非工具是因工具本身的形成的凸显就已经是一种以笔墨纸等形成或者构成的形体,形式,表象为语言的语言,也就是‘意象语言’是书画艺术在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上的相生互应的体验上的还原度,是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上的还原性有了透彻性的启思和滋养的内核度(是有活性因素的,也就是动态的,这其本身就是书画艺术的生命力,是有启思,滋养,润泽,孕育,丰盈与饱满的透彻度的,透彻度即纯度,也就是意象语言的纯度是否是足够饱满与丰盈,是否具有启思性的,滋养,孕育,润泽,的作用),是对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上的启思与滋养的还原性,实为真本体验的透彻度在存而有在上的凸显。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若笔墨本身形不成一种以形体,形式,表象为其语言的语言,也就是意象语言本身在人本自然本身的相生互应的意的融入,识的透彻,在其情理,心性上的体验的还原度是人本自然本身本真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的存而有在的凸显,那么笔墨仅仅还停留在只是工具的阶段。实在也就是对书画艺术本身的认识还没有透彻到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的意义上的凸显。

 

换句话说书画艺术本身就是一种语言,是一种对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形容和模仿,也就是对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存在的状态的模仿和形容而构成的一种意象语言,这种意象语言是通过笔墨纸等来表达和形成的,换句话说,这种对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形容和模仿有多透彻,是源于人本自我本身本真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状态是否是相生互应的,相生即相融,相融即互应,互应即体验,体验即存在。

 

实则也就是说,书画艺术其本身就是意像语言,是直接对应与意识的,从这个角度而言,书画艺术就是无,语言的界定和局限的,是以像,形,式等的形成或者构成的表象,形体,形式来凸显其存在的内含的,其本身就是大于语言本身的界定和语言自身的局限性的,所以是无语言的语言,是意象语言。是直接对应意识的,也就是对应人本自我的情理心性的认识的。

 

这就如诗是语言的意象,是一样的,诗是靠语言所含概语言的意像来对应意识的层面,同样是对应我们的情理,心性的认识的。同样是跨越了语言本身的局限性的界定的。

 

这就是书画艺术即诗在其本身上的价值性的凸显,更具有普遍性及普遍意义的价值。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人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说,诗书画艺术本身就是人本自我自身内在的情理心性,精神思想对应在自然世界,社会生活,人生百态上的寄托和抒怀,不同的是表达和借助的载体路径不同,形式不同,即方式方法不同。其实质都离不开人本自我本身本真融入的体验的存在。

 

实则也就是说,诗是借用和依靠语言,书是依靠字和笔墨,画是依靠笔墨和自然现实生活的物象,其本质上都是人自身内在情理心性,精神思想在和自然世界,社会生活,人生百态中的相互呼应上的感知和体验,在启思,滋养,孕育,润泽,蕴育的透彻度上的体现和需求。

 

也就是意其本身就是象,象本身就是意,也就是意其本身就是识,识其本身就是意,在意非识,或者识非意的状态下,无论是意到识,还是识到意都是有一个转化,转换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体验,是以人本自我本身本真意的融入,识的透彻而存在的,换句话说,笔墨纸等本身形不成或者构不成以形体,形式,表象为载体的意象语言或者语言的意象在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融入上的体验的透彻度的通达时,笔墨语言本身就等于零。

 

这应该是对书画本身的认识即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趋向上的意义所在。换句话说,是因为有对书画本身的认识从而是书画成为了书画本身。而这个认识是靠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亲身融入来体验其存在的。

 

换句话说,书画艺术是离不开人本自我本身的意的融入,识的透彻的,而这其本身就是体验的过程,过程即体验的状态,那么这个体验的过程即状态是否具有启思,滋养性的,通透,蕴育,的丰盈与饱满的透彻度。是体验本身的意义所在,也就是无论体验到的是什么,都是有人本自我本身的意的融入,识的透彻,其本身就是体验的存在。

 

实则更确切的说,书画本身的呈现在于笔墨纸的构成或者形成的形体,形式,表象的凸显,而这其本身就是意象,之所以说是意象是因为离不开人本自我本身的意的融入,也就是识的透彻的体验的。

 

那么换句话说,对书画本身的认识就是对构成书画本身的笔墨纸的作用而形成或者构成的各种形式,形体,表象的凸显,在其人本自我本身的意的融入,识的透彻上形成的象,也就是“意象”,或者说是“意象”语言,这个意象或者意象语言的形成即构成就是笔墨纸本身的作用即笔墨纸本身的呈现出的意象,在其笔墨纸上的整体性即个体性的内外一致性,也就笔墨本身的起笔或者落笔,行笔等等形成或者构成的内涵的凸显在整体上的统一其本身就是个体上的凸显,实则也就是意的凸显在象上的统一是识的体验。

 

便于理解,更确切的说,笔墨本身的行意,或者写意的丰盈,饱满,其本身就是象的凸显,或者呈现,实则也就是说笔墨本身携带的写意的内涵,其本身就是意象的呈现和表达,无论是一笔一画,还是整体画面,或者是书画面的一部分,其本身都有内外一体,相互互应,相互衬托,相互依附的内外一体性的一致性的构思的形成,也就是章法,实则却无法,无法即自然,也就是内在的丰盈恰好是外在的凸显。这是诗、书,也是画,是诗书画本身应有的体现。更是人本自我本身意的凸显在象上的融入,其本身就是识的体验。

 

换句话说,书画在笔墨上的体现,也就是笔墨本身的在构成和形成意象的呈现时,有其笔墨随小,精细,而世界却有大有小,其自然有余,换句话说,就是天地尽在方寸之间尽显其韵,法无定法,形无定形,即有体,也非体,即有形,也非形,似妙非妙却品之有味有余,有其入而不出,出而不舍之意。

 

可见对书画的创造或者欣赏其本身直接对应在创作者和欣赏者本身对书画本身的理解和认识,对书画本身的理解和认识,就是对存在本身的理解和认识,对存在本身的理解和认识,就是对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的认识,也就是对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

 

换句话说,认识有多透彻,对其书画艺术的创作,和欣赏就有多彻底,当然认识透彻不等于就会创作出合乎认识的书画艺术作品来,但没有认识的透彻,是肯定创作不出书画艺术作品在存在的真实本意上的表达的。

 

因为无论如何,书画艺术就是用笔墨来传达人对其人自我本身的一个存在的状态的,在这里人即是创作者,也是媒介,是体验和传感一切自然社会存在的在自身上的反应的理解和认识。

 

只不过这个认识不是用语言,用文章,用文明,而是用笔墨纸来表达罢了,实则也就是无论什么样的表达,采用哪种方式,所有表达或者呈现的存在,都是需要媒介即工具的,而这些媒介和工具在没有经过人的思想,情感,精神,情理,心性,也就是认识的融入和透彻融合而形成意象语言时,媒介即工具依然仅仅只是媒介即工具。

 

换句话说媒介和工具是用来解释的,解释不等于意象的表达,这就如文字本身的词义其本身就是意象,而笔墨在经过人的思想,情感,即情理,心地的融入时,形成的是非解释的意象呈现,是需要人本自我本身意的融入来感知和体验的,而这本身就是识的透彻的过程。

 

换句话说书画艺术,或者诗书画艺术的本质是用来体验的,是需要人本自我本身的意的融入来感知和体验,感知的过程其本身就是对人本自我本身的内在的情理,心性有着启思和滋养的作用的,或者有其活性因素,是能触动着种种的思绪情感,这皆在体验中,是无法言表的。也就是近似于有味皆在自品,有品皆在自足,无论是书画本身,还是欣赏者本身,即创作者本身都是一样的。

 

其本身就是在有味皆在自品,有品皆在自足,是非言说的,需要本身本真的融入体验的存在,也就是诗书画艺术的本质在于能带个人本自我本身本真意的融入的空间,识的透彻过程的状态,这其本身就是体验的过程,这个体验的过程有多大,有多深远,有多彻底,有多透彻,其诗书画艺术的价值即生命力就有多大,多远,从这一点上来说,无论是说其诗书画意象本身的内涵,在内外一致性的相生互应上的启思和滋养性是意境,即象的空间,品质,即品味的质量在内在精神,思想,心性上的作用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

 

换句话说,如果创作诗书画的人,和欣赏诗书画的人都缺乏对诗书画艺术在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融入上的体验的空间的性的扩展和深入上的对应,那么诗书画艺术本身就缺乏了这个内涵的品质了。

 

这就是对诗书画,书画,书画艺术本身应有的携带的属于其人本自我本身本真意的融入上的融合与对应的,相互关联的关系,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是相生,相融的,也就是情融的是情,性融的是性,美融的是美,润融的是润,等等的等,即真融的是真,这是诗书画,即书画艺术本身的作用即价值所在。

 

也就是诗书画艺术无论创作,还是欣赏,或者鉴赏,其携带的意象语言打开的空间的品质来凸显其内涵的,这个内涵是和人本自我本身本的融入度有关系的,也就是内涵的品对应的是凸显的质,是品本身的质感形成的渗透力,穿透力,也就是相生互应的滋养即启思的作用是意象的丰盈与饱满度,也就是内在的丰盈恰是外在的凸显,外在的凸显恰是内在的丰盈,这是对书画,即诗书画艺术本身的认识。

 

进一步而言认识是什么,艺术又是什么,那一种,那一样不是人对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了解和认识?也就是说是人本自然本身本真赋予了所谓的书画,赋予了所谓艺术的生命力。


所以这一切都莫过于人本自然本身存在的一个真实的反映,而这些内外等同,晶莹剔透的所谓的书画艺术作品也仅仅只是人本自然本身本真存在的真实本意的一角,一点,一线,或者,一笔,一字,一诗,一话,一言,一句等等的形容和模仿而已。

 

试问,有比人本自然本身更真实的存在的本意吗?也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呼应的体验的存在。


而这一切,那一种,那一样,不是因为人本自然本身的本真才能产生的相生呼应的作用力昵?


就像美在晶莹剔透的思想,爱在自然丰盈的酝酿。因为不断的酝酿,所以不断的释放,因为不断的释放,所以不断的绽放,因为不断的绽放,所以纯透的不需要思量。而这恰恰就是滋养人本自然本身不断腾飞的力量,一切因此而充满着无限的希望。

 

换个角度说,如果书画艺术是应美的需求或者审美的需要为基础的,美学,精神,思想为范畴,那么我们不仅要问,什么是美?说出来的美,讲出来的美,还是美吗?很显然,真正的美是不需要言语的,是需要体验的,是需要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融入来体验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以此而言,什么是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存在是至关重要的,以此而言,毫无疑问的说,就是对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认识,也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源于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而非人本自我心地之外的认识,便于理解,简单的说,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状态,是能彼此融入,彼此相生,彼此互应的,且是自然而然的。

 

也就是非单一的,一种状态,一种体验,诸如前面说到的,情理心性,其实情理就是心性,心性就是情理,这只是概念名称的不同,就如思想,精神的不同,其实,实质都是一样的,也就思即想,想即思,精即神,神即精,其本身就是一种状态,只不过这种状态是由精而至神,神而显精,即情而入理,心而至性,即心生的一种状态,也就是一种还未定性的状态,实则也是由此才有体验的过程。换句话说如果思想,精神,或者情理,心性,都非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意的融入,识的透彻的存在的体验,也就是非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那么思想,精神,情理,心性的意义凸显在哪里?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真正的情理和心性是互通的,也就是精神和思想是互通的,实则也就是启思和滋养是互通的,这是情理心性,或者精神,思想的作用,也就是情理,心性的体验,而这个作用就体现在互通上,而这个互通的过程就是体验,也就是彼此能相融,相生的,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有活性因素的,是有其对人本自然本身的存在有启思和滋养的作用的,这也是书画艺术本身的生命力所在的根本),实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

 

实则也就是因有体验的存在,才凸显出了其书画艺术存在本身的意义,也就是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的意义的存在。这自然也仅仅只是对书画艺术本身的认识,而这种认识无疑是源于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从而对应着人本自我本身本真融入的体验的存在,而凸显出书画艺术本身的存在价值。

 

便于更简单广泛的理解,书画艺术本身的形成和构成的凸显的实质就是意象,是意象语言,意其本身就是象,是对一切形体,形式,表象生成的识,也就是意识,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

 

因为书画艺术本身的凸显离不开人本自我本身本真融入的体验,而这个体验其本身就是认识,认识本身就是意识,换句话说是离不开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的,这包括人本自身的存在,都离不开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的范畴。那么书画艺术自然也离不开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的范畴,实则也就是人本自我本身本真意的融入,识的透彻的过程的体验,是直接对应在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意识的层面,实则也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的范畴,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换句话说,人对人本自然本身的存在的体验越真,认识就越真,真其实就是深,是透彻,只有认识等于体验,体验等于本真,本真等于心地,其本身就到达了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存在状态。

 

这就如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内在的丰盈恰好就是人本自我本身本真外在的凸显,简而言之,如此的内外等同,恰如其分的呈现,谁又能说他的存在本身就不是他本身的最美的存在昵,又不是晶莹纯透,一尘不染,自然而然的展现呢?谁又能说她就不是最美的诗,最美的艺术。

 

谁有能说这本身就不是最好的,最完整的,或者最无缺的存在的体现呢?这不仅是书画艺术本身的价值趋向,更是诗,文学,心理,教育,科学,哲学,宗教,等等在人本自然本身本真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上的意义所在。而这都是要靠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融入来体验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文档搜索
请输入关键词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