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阵地】
原创诗歌 | 诗评研讨 | 原创绘画 | 原创书法

(转)网络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诗歌

2012-07-11  来源: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作者:陈占元 /译  编辑: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分享到: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极其白/贼白/简直白死了/啊”这是一首日前蹿红网络的“诗”。读如是废话连篇的“诗”,“只知道笑,不知道为什么笑”的读者,想必莞尔一笑之后会疑惑,网络时代我们还需要什么样的诗歌
无独有偶,网络诗歌曾走红和热闹的还有“裸诵”“梨花体”和“羊羔体”等,有人甚至大言不惭:“所有分行文字都是诗”。这不是对传统诗歌的消解,更是对诗歌传统的践踏!据业界估计,在网络文学中,诗歌写作者所占的比例可能是最高的。这固然有网络带来的发表便利,更是对于诗歌本该需要投入心力的文学样式,却不再付出创作的艰辛而一挥而就,甚至会给初写者造成“这是诗我也会”的误导。联想到今年3个有关诗歌的纪念日子,觉得有话要说。
今年是我国诗圣杜甫诞辰1300周年。当废话也叫“诗”,有人就曾质疑:“那让李白、杜甫情何以堪?”搬出杜甫又能怎样?前不久网络上不是连杜甫也恶搞了吗?“杜甫很忙”与“废话体”很火,在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对传统经典文化失去了敬畏,对诗歌艺术失去了敬畏。试想,如果不是“杜甫”作为传统经典文化的符号,那么,几笔涂鸦会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差效果吗?诙谐娱乐可以释放应试教育的一时压力,过度娱乐则会影响年青一代的心志成熟。1300年后的 今天,纪念杜甫最好的形式,还是去重温他那些关心百姓的诗歌,“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杜甫一生漂泊,忧国忧民,他所夙兴夜寐的是民生关切,他所深刻思索的是国家社稷。
中国新诗发轫至今已届百年。百年来中国新诗冲破了旧体格律诗的束缚,伴随着新文化运动的第一声呐喊,在助推国民思想解放的历程中功不可没,在现代文学史上确立了不容置疑的地位,留下来许多脍炙人口的经典作品。中国新诗被称之为“自由体”,何曾想到,进入网络时代,由于网络的浅阅读,网络诗歌自由竟然到了离谱的地步,不再考虑所写的是不是传统意义的诗。为了追求“眼球为王”,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率性而为,自以为是,全然不顾诗歌品质。百年后的今天,当诗歌作品直接走向读者,当人人皆有可能成为诗人,更需要维护诗歌的尊严。
今年更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70年前的《讲话》主要解决的是文艺为什么人的问题。如今文艺思潮多元杂糅,惟其对文艺“人民性”有所淡漠,令人枨触独深。网络诗歌之所以广受诟病,不是 “自由发挥”犯的错,而是在为什么写作、为谁写作、怎样写作发生了根本的偏差。由于“人民性”在理论阐释上的声音式微,即便传统意义上的创作实践也渐行渐远。诗歌的门槛还要降多低?不要忘了“诗在民间”。只有从老百姓的喜怒哀乐中走来,才能获得真正的发现和真实的感动,作品才能有血肉、有思想。只有回到诗歌的本源中去,老老实实研习前人,继承传统,作品才能出色、出彩。
中国是诗的国度。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无论中外古今,诗都是一种精美的语言,蕴含着精致的情愫,雕刻出的高远心灵。因此,学点诗歌、写点诗歌,有助于以美启真,以诗育心。发现生活中的诗意,就是发现生活中的美好;抒发内心的情感,就是传递诗歌的力量。诗歌的力量一旦深入人心,将会影响、塑造人的日常生活,甚至会提升一个人的思想境界,让我们活得更富足、更精彩。
网络传播、网络写作是时代的必然,由于网络写作的特点和局限,网络诗歌难免泥沙俱下。不因杂音而拒绝网络诗歌,同样,不因网络而解构诗歌特质。如果我们能够从今年3个有关诗的纪念日子中找回点什么,从此又为改善网络诗歌的生态做点什么,那么,现代传媒带来的才是人类的幸运。
(本文来源:东南网-福建日报 )

艺术之家
  • 陈军琪

    陈军琪

    陈军琪,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工作于北京。任文化部中国青少年...

    {更多}
  • 冉崇君

    冉崇君

    冉崇君,生于1960年,2003年以前在四川达州市当过工人,...

    {更多}
  • 包少茂

    包少茂

    包少茂, 1969年生于甘肃岷县,曾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

    {更多}
诗艺访谈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