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阵地】
原创诗歌 | 诗评研讨 | 原创绘画 | 原创书法

(诗歌讲座)第三讲:诗歌技法分析和诗歌关注的方向

2012-07-11  来源: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作者:佚名  编辑: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分享到:

上一节已经谈过了诗歌创作中,诗意制造的方法和途径,能够理解这些,应该能够分析一首非常有诗意的诗是怎么炼成的了。在此我再对《桂林北》做个示范分析,让大家回想和加深的理解:

《桂林北》
刚刚寄来的信
上海邮,小小戳
局限的红。局限的身体。
我抖抖手皮肤里就飞出白鸽
飞出河南

想着刚刚寄来的信
墨味使纸张
有光泽,那些字不是北京的
八大胡同
是衡阳、永州、桂林北。腊月二十七。

 先讲它的组织结构:本诗两节都采用一语境,一铺垫,一转诉的方法组织结构,显得异常严谨。
 第一节在“刚刚寄来的信”的语境下,先以一个红色邮戳的视觉效果制造一个刺目封闭的潜在意象,然后,转意到“局限的身体”表达身体的封闭,甚至心灵的封闭,下一行用一个奇异的意象表达了向往自由的强烈程度,“飞出白鸽”到“飞出河南”运用了语言的广义性,从一个地域的区间拓展到一个心灵自由的空间。
 两节之间主要存在“刚刚寄来的信”到“想着刚刚寄来的信”一个语言空间的转换,把前后两个部分联系起来,用“想着”实现过渡时,轻盈自然地进入第二节,在进入这个神游的意识空间时,作者仍然能用“墨味使纸张有光泽”铺垫,写得如此从容,可见表达能力之强,然后让自己的思绪从“那些字”一直继续下去,“那些字”运用了语言的广义性,从文字的区间进入了地域的空间,进而也进入了对感情回忆的空间。
 而“腊月二十七”看似突然,但在信件的格式上,在信尾签署时间是惯例,它的出现表达了作者对于感情相隔千里时,因为孤独而感觉到的冷。
 诗意的产生大致经过了这样一个过程。我为什么这么详细地分析这首诗,因为它结构的严谨和语法的丰富具有示范意义,我再次重申我谈的是诗歌共性的问题,而不是评论一诗一言的所谓诗大夫,如果你理解了这些原理和方法,对于所有的诗歌,你都可以如此分析。
 但话说回来,一首有诗意的诗,不一定是上乘的诗,一首上乘的诗不仅要有诗意,而且要有立意和境界。诗人是自然人的同时,也是社会人,诗的诗意,是诗歌的美学意义,是诗歌的美学取向,而立意是诗歌的社会意义,也是诗歌的社会价值取向。
 因此,小我之诗,由我及我,围绕着我而抒发和表达,大我之诗,由我及他,由我及人。当然,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就有什么样的诗歌,这是一个审美,习惯,对社会的认识和责任感以及偏好的私人问题,但如果在诗歌在诗意的处理上面已经可以随心所欲,为什么不突破自己,让自己的诗更有价值呢?一首《桂林北》是首好诗,一辈子《桂林北》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但是,这种统一是一个更为艰辛的过程。诗意和立意在创作的实践中被证明,就象两条反相的波动,在大多数的时候是互为抵消的,只有找到合适的点,两者才互不影响,好诗就是在这个合适的点上才能产生。

 一,诗歌技法
 什么是诗歌技法?当你在一种合适的语境下切入创作的时候,会不断有各种的感觉,意象和感想随之而来,如何组织这些感觉,意象和感想,并在一定的语法下,把这些材料文字化的方法,就是诗歌技巧,说简单点,其实就是把情绪表达为诗歌的表达能力。
 诗歌技法是组织诗歌的唯一手段,这时,我们可以回顾一下第一讲,不从接受美学角度,从诗歌技法角度也可以说明有组织对于诗歌阅读的重要性,如果把诗比做一间房屋,诗歌技法就是设计图,你写的诗不设计门窗,对读者来说那是坟墓,如果你写的诗没有一点内部空间,对读者来说,那只是一堆砖头,如果你胡乱地堆砌,对读者来说,是危棚简屋。一首有组织的诗,对读者来说,才是可以休息和体会的心灵花园。
 诗歌技法大多指自觉的诗歌技法,对此有两个重要的衡量标准:1,语言的承载能力,就是使用语法所构造的诗歌内部空间的容量。2,意境化的程度,说白了就是你修饰房屋时候,房屋的美化度有多高。

 1, 自觉的诗歌技法
 以技法驾驭诗歌,这样的写手完全明白怎么写,怎么表达才能到达自己的目的,他们有意识的把他们想要表达的思考和感悟,用诗歌技法组织起来,就象给自己的思想穿着打扮。这样的写法匠气太重,少了浑然天成的美感,但诗歌的语言承载能力大,可以由我及他,题材涉及方方面面,这就象既有自然风景,也有人文风景,他们的美其实各有千秋。
 下面两首诗同样关注现实问题,不同的是一首故意“去技法”,另一首既有现实,又有技法。我单就诗歌的语言的承载能力和意境化的程度做个简单地分析。

《民工刘海波》

刘海波是个民工
刘海波皮肤很黑

刘海波用手背撸鼻涕
然后抹在裤脚
刘海波额头有汗
裤脚有泥巴

刘海波用很大的搪瓷缸吃饭
然后呼噜呼噜喝汤
刘海波说汤里没油
菜里没有辣子
刘海波心情不好
刘海波心情不好就没有唱走调的歌

刘海波在要竣工的楼顶转圈
刘海波把铁锹插在地上抽没屁股的卷烟
刘海波一边转圈一边把手背在背后
刘海波问我
“我象不象干部”

 这个的语言的承载能力可以说是无限大,如果作者愿意继续无休止的罗列下去,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
 但在意境化上,它采用了完全的“去技法”,只客观的使用具象的语法,毫不使用抽象的语法,意始终是原意,景是场景而非意境。虽然你可以透过作者罗列的一些现象,去推理本质,但在此要说明,这并不是诗歌的转意,转意的概念,意与原意之间是不需推理的逻辑过程,而由语言本身或意象本身直接联系的。

  《小学时代》
停电,又是停电,我被一脚
踢出教室,世界在这一刻忽然消失

 这是一个歧意后连续的转意,由一个事实带出另一个事实,再转到作者感觉到的这些事实所包涵的意义。

我吐出含在嘴里的安抚奶嘴
长长舒了一口气。永别了,乡村小学
操场,光秃秃的旗杆,树杈间
脏兮兮的小手,几枚温热的鸟蛋
对牛流泪的辍学儿童,被乡政府
清退的代课教师。从此

 上面的这一大段构成了一个隐含的转意,它的转意不是由诗句构成的,而是由几个形容词构成的:“光秃秃的”,“脏兮兮的”,“对牛流泪的辍学”,“被乡政府清退的”,继续深化和阐明作者对于感觉到的这些事实所包涵的意义。

我们不必在风和日丽的上午
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嘹亮的歌子
不必荡起双桨,让凉爽的风
迎面吹来,就让小船儿它飘呀,飘呀
飘过春江水,也不起一丝涟漪

 最后在这里,使用了诗歌的广义性,把儿歌和生活场景从学习生活的区间里,延展到美好,纯真生活的诗歌意境地中。


 《小学时代》既有与《民工刘海波》同样广阔的语言承载能力,又具有诗歌的语言美,令我们对现实问题有一个诗意的感受过程,这是一种正确的,值得关注的诗歌方向。
其实不经过分析,读者也可以直观感受到,以诗歌技法组织的诗歌,丰富,形象,具有诗意的震撼力,而“去技法”则相对干枯,平面和程式化,诗歌需要从诗歌的本质出发构造和创新。“去技法”可以作为诗歌的一种尝试,但如果违背了诗歌的本质,模糊了诗歌与其他文体的界限,片面地求新求变,对于诗歌本身的意义不大。
[PageNext]
 2, 下意识的诗歌技法
 以作者来驾驭诗歌,这是一些有天分写手的写法,这些人对自己感觉,意象和感想的组织和表达能力与生俱来,可以说这种能力是先天的,诗风有一大批这样的写手,比如冰绿,小手冰凉,红袖添乱,夕降,暮容树等等,虽然他们表达方式各有不同侧重,表达能力有强有弱,但他们的共性是都具有普通人所没有的独特的诗歌表达能力,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天生的诗人,他们的成就决定于他们走什么样的路。
 条条大路通罗马,但他们的路大致可以归纳为三条:1,不取长补短,兼收并蓄,一味自我修炼,自己寻求对自己的突破,寻求顿悟,这样虽然也可能无师自通,但容易走弯路,也容易在无法进步下放弃。2,把自己的天分放在一边,盲目的崇拜诗歌技法,这样会使技法埋没了天分,辜负了上天赋予你的宝贵财富。
3,一边不断练习,一边选择性的学习对自己合适的诗歌技法。路都是自己选的,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下面我简单分析一首想象力很独特的作品。这首诗中意象纷繁,大量地使用了显性的和隐性的歧意性诗歌语言。

《九月,我要去远方》
九月已经来临,我感到
彻骨的惊慌,天空被风吹走
只留下沙粒在身体里走动

黑夜的目光,隐秘的生长
缠绕在心头的影子,逐渐明亮
听到树枝落地,打开了寂静

那个带我走向丛林深处的少年
在转弯的一刹那,露出的笑脸
让我不再悲伤,眷恋往后的时光

我决定收拾行囊,对着九月
说出我的勇气,跟着月光一起
走向远方,与秋天一起流浪

 但由于缺乏转意,诗歌整个的意境停留在一个畸形延伸的平面上,虽然波涛汹涌,但它再绚丽再奇特都不能构成很强的感觉冲击力,让它直入人心。它的诗意纯粹是她独特的想象力和独特的表达语言所带来的,这种诗意是单薄的,经不起推敲的。
 但我们如果抛开这些组织结构的问题,单看她的表达部分,她独特的想象力和独特的表达语言非常的出彩。
 下面举例说明:
 用彻骨表达惊慌的程度,造成的心理上的凉意,远比很,非常要感性。
 “只留下沙粒在身体里走动”这种对于感觉动态的描述又是何等的细腻和意象化。
 而“听到树枝落地,打开了寂静”,那种对寂静的极至化描写,似神来之笔。让人不得不羡慕她的天分。
 但对我来说,从诗意的感觉上,她写了这么多,远没有我从本斑寥寥几笔中感受到的要浓,要深,要心旷神怡,这就是她的天分和她的诗歌经验和阅历并没有在这首诗中很好统一的结果。
 最后,下意识的技法也不是天分的专利,他可以说是任何成熟的诗歌创作者风格的一部分,它就象一个标签,始终贴在你的字里行间。
 再说一下诗风的一个有意思的现象,诗风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马甲,有些写手一直用两个以上的马甲写作,如果大家理解了这些分析和阅读的基本方法,建议大家有空不妨一试,把这些找出来,当然,如果他故意隐藏的程度很高,本来使刀的,现在使剑,刀法剑法不同,你当然我从辨起,如果他只是从张家剑法变到李家剑法,在他的诗歌起承转合和语法习惯之间总有迹可循。
 因为这几天又要忙于辩论,又要忙于工作,赶时间完成的最后一讲在很多方面必然存在疏漏,差错和不足,请各位发现以后予以批评指正,免得误人子弟。谢谢!

艺术之家
  • 陈军琪

    陈军琪

    陈军琪,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工作于北京。任文化部中国青少年...

    {更多}
  • 冉崇君

    冉崇君

    冉崇君,生于1960年,2003年以前在四川达州市当过工人,...

    {更多}
  • 包少茂

    包少茂

    包少茂, 1969年生于甘肃岷县,曾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

    {更多}
诗艺访谈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