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阵地】
原创诗歌 | 诗评研讨 | 原创绘画 | 原创书法

诗意的自在---叶落浅读然也兄的五首诗作

2012-05-25  来源: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作者:叶落之吻  编辑: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分享到:
诗意的自在

      近段时间事多,有点忙。那天接到站长的通知,说这几日要办个然也兄的诗歌讨论会,让我为其写点评论。这有点让我受宠若惊,想想我何德何能,敢随意点评然也兄的诗作。可后来一想,这也是我向然也兄和大家学习的一个好机会。所以,我答应了思航。随后,我很认真地阅读了然也兄博客里的所有诗歌,我被然也兄诗中质感的语言、深邃的寓意和哲理强烈地震撼了。但限于能力问题,一些东西堵在心中,想要表达出来还是很有难度;要我从一个理论的高度整体上去总结然也兄的诗作,我还做不到。所以,我从中选出几首,我个人非常喜欢的诗作,写下几句个人的读后感。对与不对,好和坏,都不重要,至少这颗要学习的心是真诚的。

◆蝴蝶


我转过身来的时候
看见她背着的手里变出了一只蝴蝶
——一件外衣,是的,有我能够形容得出的全部美丽
“好看吗?我要把它送给我的女儿”
当然好看!她忍不住要先试穿一下
结果,我看见她慢慢地变成了那只蝴蝶
多么合身呀,然后
她飞了起来,翩翩地飞走了

这是怎样的心境和心灵,才能写出如此澄明而通透的诗句。她与蝴蝶,既是两个不同的个体,又是一个完整的整体。她是蝴蝶的外在形式,蝴蝶是她的内在本质。在诗的呈现上,用一件外衣,将两者联系起来。在这个世界上,你我所爱的女子,便就是那蝴蝶,芬芳了我们生命的田野和枝桠。我们爱着这样的蝴蝶,同时享受着这种蝴蝶般的爱情。“好看吗?我要把它送给我的女儿”,美丽的母亲将自已的那身蝶衣,传给了自已的女儿,又一个美丽的蝴蝶诞生了,而她也将传承母亲的美与善,去温暖另一个男人的花园。全诗有庄周梦蝶之感,充满了哲理与画面感。构思极其精致,用语恰到好处,看似口语般的语言中,却流淌出浓浓的深情与质感。

◆一只鸽子意外死去

下午四点多钟,天气阴沉闷热
闪电,击中了一盏路灯,火花飞溅
巨大的声响引爆了人行道上少女尖锐的喉咙
我感觉耳朵有短暂的失聪
怪异的宁静中,她搂住自己的头蹬下身去
有物体从高大的塔灯顶上
飘落,刚好掉在我骑车经过的地方
一只鸽子!褐色的羽毛,乱了
它摊成一团,一动也不动
样子看上去那么小,那么轻


令人震撼的写法,作者怀着悲悯之心,观察生活,思考人性。一只鸽子的死去,似有寓义的存在,而将其比做一个少女,又呈现出作者怎样的心胸。“样子看上去那么小,那么轻”这让我想起了《生命中无法承受之轻》这部作品,轻与重是个相对的概念,轻之生命的脆弱,重之人性的悲壮,而作为人类的我们,只能用一颗心去感受这种力度和撕裂感。有时,人的生命比一只鸽子还要脆弱,一场车祸,一个离别,也许就是永别。“刚好掉在我骑车经过的地方”,恰巧我身处“鸽子死去”的现场,我们要面临着这样的无法预料和不可知。以一颗鸽子的死去写出了人类的处境,以小见大,将诗的空间无限拉升,扩大。一种深深的悲壮之情,在读者的心中涌动。


◆无题(15)

父亲这个词曾经是我心口的隐疾
仿佛树痂,能随树一道长大
好几次我梦见自己置身于巨大的灵堂
悲,伤,悲伤
无法长大的七岁
转不出没有尽头的素幡
但我依然记住了他,这个年轻人
他的不会老去的笑容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如今,我已活过他的享年
心怀感激,并且敢于在黑夜回忆

通过阅读其它的诗作,我从中得知作者七岁丧父,这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是多么沉重和无法接受,这又将怎样影响一个孩子今后的成长。隐疾,树痂,灵堂,素幡,黑夜等意像的出现,让全诗充满了悲情的味道,和一种多年后的深深的怀念。怀念,可以让我们走得更远。诗的开头,以喻入手,“能随树一道长大”写出了这种痛的长久与无法抹去,形象的比喻,灵巧的切入,一下就抓住了我的眼睛,心,为之一动,继而被那种痛揪得难受。紧接着,作者以梦叙事,置身于“巨大的灵堂”的“无法长大的七岁”的作者,无法走出童年的伤痛。就那样,那个童年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作者稚小的心灵上,自已一生的前行与归宿,也都与之相关。“他的不会老去的笑容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好在父亲留给作者的记忆是美好的,成为作者生命中的一部分,这“一部分”记忆是悲伤的,也是美好的,它让作者成长,更早感受到亲情的伟大。“如今,我已活过他的享年。心怀感激,并且敢于在黑夜回忆”,多年之后的现在,当作者再次想起那些经年往事时,虽有些许的感伤,但更多的是内心深处的坚强,“敢于在黑夜里回忆”,指出作者已经长大,已具有承受生命中一切不幸的能力和心态。而此时的回忆,更多了一些温情,少了些许的伤感。隐隐的痛,淡淡的伤,一种无法言说的伤痛,化作此诗的诗句,感动着作者自已,也深深地打动着读者的心。

◆我小时候洗过的一张底片

在老屋的大冬柜里翻到一张底片
发现里面有父亲的影子
我用了一大桶水 洗啊洗
整个早晨坐在堂屋的门槛上
心里打着小鼓
很安静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
流了很多泪也没有想出好法子
最后 那张底片磨坏了
以后好几年 我一直在想
是不是人死了 灵魂
就藏在胶片中
洗不出来

以童心写亲情,用童心去观察生活的本质。也许那时的作者还不能真正理解父亲的离去代表着什么,可我们从那种看似幼稚的做法中,却感受到了作者小小心灵所受到的强烈震憾。开篇的细节描写,琐碎而真实,缓慢地铺陈着少年的作者一种焦灼的期盼。“心里打着小鼓”,小小的少年,也隐隐地感动到了所做之事的不真实,和对于父亲离去的不相信。诗作最后的思考和疑问,让人掩卷落泪,少年的作者还无法理解生命的离开,究竟代表着什么;作为“无神论”者的作者,在这里也开始相信灵魂的存在,作者是多么渴望灵魂的存在,哪怕只是以一张相片的形式存在,也可抚慰一下受伤的心灵。一个流泪的少年,坐在门槛上,冲洗父亲的底片,却无法洗出父亲最真的容颜,这个场面,真的令人感伤。个人认为这是然也兄最真的作品,最有内在力度的诗作。将真情渗入其中,使诗句获得无限的空间。

◆铁道边长大的少年

铁道边长大的少年,有铁轨一样坚硬的内心
火车碾过,它轻微地震颤
他收敛细小的屈辱像铆钉钉进枕木
眼中的星光灿若闪电
这少年在黄昏的时候将一枚钢钉摆放在铁轨上
让车轮将它压扁,之后
磨出了自己的第一把飞刀
第二把
第三把
……
第十二把
他在贫穷的岁月里慢慢长大
有自己的正义和逻辑,幻想除暴安良
“别惹我!” 他发出飞刀
击中树靶、放在窗台上的西瓜和一些痛恨的名字
而他难免也击中自己——
一个从梦中逐渐醒来的现实主义
许多年,钉子的锋利残存在骨骼里
十二把飞刀流落在铁道边
深埋的寒光,时常在暗处闪现

悲壮的成长史,悲情的理想主义。虽然作者在最后说,“一个从梦中逐渐醒来的现实主义”,可之上的飞刀之事,却是理想主义者的做法,幻想除暴安良,幻想将“细小的屈辱铆钉钉进枕木”。理想与现实,对立而中和。飞刀的意像,是少年的愤怒,是少年对于童年时代贫穷等事物的愤怒,而飞刀只是一个理想,我们要做的是,沉重地成长,用成长来抵抗那些屈辱。有着坚硬内心的少年,在自已的世界里构建理想的国度,而那个坚硬的内心又是多么的脆弱。对于小小少年来说,这是他唯一能做的抵抗方式,这种抵抗是伟大的,也是脆弱的。“许多年,钉子的锋利残存在骨骼里”,屈辱和伤痛依旧在,只是已化作铁道边的寒光,时常在暗处闪现。它的存在是一种伤痛的记忆和存在,却激励着长大后的少年,能以现实与理想共在的心态去面对生活。作者将诗的背景设置在铁道边,寓义分明,火车将带着少年远走他乡,追寻自已的理想,将童年的伤痛留在岁月的深处。走向远处的火车,带走了少年的童年愤怒和思索,留下深深的诗行和深埋泥土的飞刀,作为岁月和生命开端的见证。

 


艺术之家
  • 陈军琪

    陈军琪

    陈军琪,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工作于北京。任文化部中国青少年...

    {更多}
  • 冉崇君

    冉崇君

    冉崇君,生于1960年,2003年以前在四川达州市当过工人,...

    {更多}
  • 包少茂

    包少茂

    包少茂, 1969年生于甘肃岷县,曾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

    {更多}
诗艺访谈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