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阵地】
原创诗歌 | 诗评研讨 | 原创绘画 | 原创书法

缪斯的琴音之现代汉语诗歌要素浅析(交流版)

2012-05-25  来源: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编辑:诗艺新社官方论坛  

分享到:

马克思说,愤怒出诗人。
  此处的愤怒是一种情感的极端,在这种极端情感的引发下,人才会心有淤积,有所言,言而为诗,才诞生了诗人。
  当然,此处的“愤怒”远不是愤怒本身。愤怒是情思的一种代表。韩愈有言:“大凡物,不得其平则名。”愤怒正是一种不平。推之于人,山水风物绮丽迷人而舒畅胸怀,至情不自禁时而起舞、放歌,这是内心愉悦而不平;现实生活的残酷痛心而震荡心魄,至怒不可遏而呼唤、呐喊,这是因清醒难忍而不平;也有因人生境遇坎坷而消磨意志,至潦倒失意处而倾诉、发泄,更有宇宙人生的雄奇瑰丽照亮思想的殿堂,至空灵、澄澈时顿悟、超脱……这些都是因愤怒而不平的种种表现。
  由此可见,愤怒是一首诗的起点,也是一个诗人的起点。但仅有愤怒自然是不能成为诗的,愤怒也不一定要通过诗的方式去消解。愤怒强调了一首诗的来源是一个人有话要说而且非说不可,不说则如塞铅块而惴惴难安,不说则如负巨石而沉沉不悦,甚至不能正常生活。
  诗的素材无处不在。小至微尘沙粒,大至河汉星空,琐碎至鸡毛蒜皮、芝麻绿豆的日常生活;广阔至惊天动地,波澜壮阔的国家大事、民族历史;浅显处即现实表层,深邃处达人生内核。而诗人写诗的关键在于如何从纷繁杂物的素材中捕捉、提炼、浓缩。杰出的诗人最善于从参差中找到秩序,从模糊中找出清晰,从混乱中找回平静。他们用的秘密武器就是语言。

  诗选择了语言,但怎么说,说到什么程度才合适,这对于一首诗才是至关重要的东西。怎样的语言才能称之为诗的语言?或者说靠近诗?这是一个语言与诗的关系问题。诗的语言要求通俗地说就是“不说废话”。废话就是无病呻吟,冗长、不凝练、不简洁、不经济。而诗的语言必须有的放矢(审美的需要),要求浓缩、凝练、简约、经济。所谓凝练,就是用尽可能少的词句表达出尽可能多的内容,也就是通常说的“言有尽而意无穷”。而语言经济的目标是“诗之美”。诗作为文学艺术之一,自然也是语言艺术,如何抵达诗的语言,大致上有如下几种可用的技术:
  一、用意象说话;
  二、虚实要融合;
  三、长短句交错使用;
  四、适当注意音韵;
  五、尝试语言新层面的组合(包括语言实验);
  六、注重情感节奏(要有意韵上层次上的连贯性);
  七、在延展时融入“形而上”的东西来支撑。
  总之,提纯的语言是诗最基本的要素。

 


 



  诗的另一要素是洽合的结构。
  任何诗都要以一定的形式(结构)表现出来。结构涉及的主要是语言的“排兵布阵”问题。词句怎么排列,行与行之间怎么衔接,整节与整节如何排布,整首如何组织起来。这些问题中分行和断节最关键。
  分行是通过词的截断来完成的。分行大多是将一个完整的句子切成几组词,在某个地方断开,这也正是现代诗被很多人诟病的主要原因之一。殊不知,没有分行,一首现代诗才是真正畸形的诗。现代诗的分行,至少有如下作用:
  一、在现代汉语的语言大背景下,分行能充分发挥其表意作用,扩展审美空间,提升语言运用的灵活性;
  二、分行是形成一首诗形成均齐段落的有效手段,更是诗歌建筑美的重要来源。诗歌的建筑美是一种空间上的视觉美。一首诗大多被写在二维面上。其空间性依赖于语言内在的含义。将诗歌语言的外在形式看成是三维空间的投影。分行正是使投影呈现出某种特殊效果的必要技法;
  三、分行是凸显意象的重要技巧。意象是一首诗的砖瓦,只有意象足够新颖,并且排布在恰当的地方,一首诗才会熠熠闪光,回味无穷;
  四、分行是产生多义性,创造出诗的朦胧、深邃、幽远等审美特点的重要手段。我们生活的世界直至整个宇宙都是连续性和间断性的统一,而诗的分行正是达到隔与不隔,连与断的均衡,与世界内在的本性是合一的。
  而断节或分节则是因表意抒情的整体性和节奏性,完整性和情感、哲思线索的需要而形成的。分节有其严格性的一面,也有其宽泛性的一面。一个完整的情节或意思划分为一整节自然无可非议,但有时完整的意思为了达到某种艺术效果也可划分为小的层次,甚至一字也可以单独成一节。
  断节的原则大致上有以下几种:
  一、按照表意的结构层次断节;
  二、按照一首诗内在的线索断节;
  三、按照思想情感的逻辑节奏划分;
  四、按照空间美感的需要划分。

  诗的第三个要素是高度集中的情感。人不是冰冷无情的无机物,不是被宿命困守的植物,也不是依赖本能走完从生到死整个过程的一般动物。人的情感源于物质感应但远不止于本能直觉,而是会受到各种事物的诱发而编织成巨网,每一个节点都是独一无二的灵魂之结。
  诗中的情感是无穷无尽的,每一种情感都有其审美的意义,它们直指人性,直达生命的终极价值。
  从诗歌产生的哪一天起,抒情就成为诗歌的特质。虽然不能断言一首诗只有抒情才能称得上诗,但如果是仅仅止于平实描写或叙述,一首诗肯定会死于胚胎。哲理诗绝不是没有抒情的。在我看来,哲理诗是抒情的隐蔽化,或者是高度提纯的“理性抒情”。思考世界的方式必然是从感觉开始的,感觉到情感再到感悟是离不开情感这个中间环节的。有没有单纯的哲理诗?我认为没有。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卞之琳的《断章》历来被认为哲理诗的代表:“我站在楼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我/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难道你能否认没有抒情的在里面吗?那种历经人世沧桑后内心的忧伤和失落感被高度提纯后隐而不显,就成了这首蕴藉深厚的哲理诗。
  抒情要素是一首诗的灵魂。没有抒情的诗只能是空虚而僵硬的壳。不同的人虽然情感的丰富程度不同,但几乎所有人都不缺乏情感,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将自己的的情感都被融入诗的语言中。除去那些天才诗人们,很多对钟情于诗歌的人可以通过对抒情的深入认识而去学习用诗歌去抒情。抒情的全部奥秘就是为情感找到一种“逻辑”来。这种逻辑不是推理,而是直觉和对应,映射和延伸。这种逻辑是非逻辑,超逻辑。
  抒情可以按照不同的方式来分类,就抒情的呈现而言,无非是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直接抒情适于某种情绪直接暴露的情境需要,在特定的时空下能绽现出独特魅力。比如田间的《假使我们不去打仗》、田汉的《义勇军进行曲》等,这些诗是让抒情直接作用于“眼球”而唤起某种情感共鸣。但直接抒情把握不好就容易走向直白、肤浅,导致索然无味,失去了诗的审美内质。所以,诗歌是倾向于间接抒情的。间接抒情的审美空间相对更大,因为它调动了事物的多重可能的联系,把审美的触角伸向诗歌文本以外的多维空间,多个可能世界,是开放的体系。那些百读不厌的诗无一不具有抒情的含蓄性。诗歌的抒情也是可以有一些技术层面的引导。我个人的一些简单总结如下:
  一、去寻找合适的独特的意象去承载自己的情感,不直接搬来被用过千万次的意象,除非旧有意象能在新的语境中有更强的张力;
  二、抒情要连续,跳跃中前进但不能跨度太大,否则会有抒情断裂的痕迹;
  三、抒情要有内在的逻辑,可以借助适当的描写和叙述来串联;
  四、“抑扬格”和“扬抑格”是两种可以反复被扩张和紧缩的抒情方式(语言的使用中这两种格也是很重要的节奏);
  五、展开发散思维,向外挖掘和向内挖掘、向记忆挖掘和想象构造、自然靠近和生活融合这三组方式相结合,才能使抒情充满纵横辐射。

  诗的第四个要素就是深邃的思想。诗歌语言的美,结构的洽合,情感的动人固然能让读者如痴如醉,但只有以深邃的思想作为脊骨,一首诗才能让人觉得荡气回肠,振聋发聩。否则,一首诗的语言无论新奇,都难以进入经典传诵的行列,同样,一个缺乏深刻思想的诗人,也自然算不上伟大的诗人。
  有人认为,诗歌是对语言本身的窥探和挖掘。而一位伟大的诗人则会更加重视语言表达的内容。语言只是一种表达的“工具”,当这种“工具”化为诗人精神的一部分,则会敬畏语言,从而抵达思想就是语言,语言即是思想的澄明境界。
  真正深邃的思想就是有穿透力的思想。这样的思想或来自对自然的一种情思直觉,或对生活的一种超然顿悟,或对历史、现实的一种勃然觉醒,更有来自对人生的哲学审视,宗教情怀……
       深邃的思想来源于对现实中贫乏的反抗,对喧嚣的极力回避,生活“散文化”的审美提炼。正如海德格尔《林中路》所说:诗人能够在世界黑夜的时代里道出神圣的光芒……哪里有贫乏,哪里就有诗性。纵观古今,放眼中外,那些伟大的诗人,伟大的作品,从屈原到李白,从杜甫到苏轼,从但丁到歌德,从泰戈尔到艾略特,从《离骚》到《蜀道难》,从《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到《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从《神曲》到《浮士德》,从《吉檀迦利》到《荒原》……无一不具有深邃的思想,无一不融入了深刻的生命体验和新世界的创造。
        深邃的思想不会凭空获得,也绝不是坐而论道。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同样重要。只有在书本和实践中不断获得捕捉和思考的能力,渐渐沉积下来才能打通事物的脉络,源源不断的思想才会流淌出来。

  语言的纯粹性,结构的洽合性,情感的凝聚性,思想的深邃性,这四个要素无论时代怎么变换,流派如何的纷乱复杂,都是汉语诗歌具有永恒艺术生命力的必然要求。这四个要素在一首诗里,一个诗人那里是彼此交织的。它就是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终其一生去不断奋斗的方向。“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陆游这句话道出了诗歌创作、学习的不二法门——诗内的东西有限,而诗外的东西无界。

艺术之家
  • 陈军琪

    陈军琪

    陈军琪,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工作于北京。任文化部中国青少年...

    {更多}
  • 冉崇君

    冉崇君

    冉崇君,生于1960年,2003年以前在四川达州市当过工人,...

    {更多}
  • 包少茂

    包少茂

    包少茂, 1969年生于甘肃岷县,曾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

    {更多}
诗艺访谈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