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阵地】
原创诗歌 | 诗评研讨 | 原创绘画 | 原创书法

浅谈有关诗歌的理解与赏析——王彦霖

2016-09-24  来源:诗艺学院  作者:王彦霖  编辑:心地  

分享到:

      浅谈有关诗歌的理解与赏析——王彦霖

 

      首先我需要给大家交代下我要强调的有两点,我也是围绕这两点来思考和剖析的,第一点,对于诗歌的理解,即内容上的理解,是有千差万别的,也就是每个人都有其自身的理解,这是对的,因为这取决于我们每个个体的人的差别,这种差别是由于我们每个人成长环境的不同,历史阶段环境的不同,文化差异的不同,等等在个人身上形成的感受和认识的不同,以及各自的境遇不同,哪怕是同一个环境和同一种文化在同一个历史背景环境条件下,也同样有各种自我天性上感受上的深浅,和小我成长环境上的不同,同样也会形成不同的认识和理解,且都可能是处于阶段性中,也就是说理解和认识本身就在成长过程中,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体现出了我们每个人对诗歌内容的感受和理解上的不同。这没什么可说的!需要申明的是,对诗歌内容的理解不等于是对诗歌本身的理解,所以对诗歌内容上的感受和理解不能简简单单的提到诗歌本身的层面上来说,如果连这个认识都没有,那只能说明你对诗歌的理解在诗歌本身上还很初级!局限和距离是可想而知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对于诗歌的赏析和鉴赏,不同于诗歌内容的理解和感受,诗歌的鉴赏和赏析,我们知道是需要从诗歌本身的构成上,建设上,来逐步展开,这个过程的是否有效,是怎么体现的,又是怎样相互印证的,也就是说诗歌的赏析和鉴赏是建立在诗歌本身呈现的构成上的,这种有效的呈现的构成不仅体现出了诗歌本身,也内含了创作者在诗歌本身,即诗歌价值上的体现,这个体现本身隐含了什么样的背景,和社会生活的本质,及自然人文情感思想精神等等在审美体验上的相互呼应上的牵引和剖析等等,才是诗歌本身体现出来的,在其本身意义上的价值。这里的核心点在于诗歌本身是什么?无论古今,还是东西方,诗歌本身是什么?谁定义的?无论是古人还是今人,这种定义在诗歌本身呈现的构成是不是可以相互互通的相互对应的论证的。是仅仅属于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呢,还是诗歌层面上的理解和认识,这种认识和理解是否通透自然?


      因为我们考证任何一种事物和物质或者体系,都是靠相互印证的一致性来诠释它自身的成立和完整性的,诗歌的存在也是一样的,诗歌首先是我们能感受到的,所以我们自然就能围绕诗歌本身的这种存在,去理解它,剖析它,这也就自然的能阐述和确定它的,如果不能,那就说这种赏析和鉴赏在诗歌本身的价值上是不成立的,也就是无效的!这是第二点。


      众所周知相对于诗歌的理解和赏析,自古以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可谓是五花八门,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的各种争论从来就没有休止过,也没有明确过,无论是官方的(谁是诗歌本身的官方?)民间的,(谁指定的?),甚至还有人说草根性的(是因为人的特性吗?)等等的所谓的权威的,专业的?业余的?不尽其数,我们透过这些现象,就会发现这些现象体现出的无非为二,其一,首要的是每个人都在表达和探讨自己的理解和观点,(这包括团体和组织在内)自己的表达和表现,都认为自己的理解是对的,说白了,说到底,这不是在反应诗歌本身上的对错,更多的是在谈对诗歌的理解和认识,这是人的本性在自我身上的自然而然的体现,所以以上的现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但面对这些,我们不得不说的也有两点,1,也仅仅只是每个人或者团队组织的理解和观点上的探讨,2,这些理解和观点大多都还存在相互的争议,探讨的过程中,就是说基本上没有确立起真正的在诗歌本身的呈现上的,能相互论证的理论体系,别说什么真正的权威或者专业性了。


      至此我们暂且先不管这些言论和观点的对错和是否专业和权威,我们先来思考一个问题,在浩瀚的人群中,诗史中和各地不同的环境和语境中创造和发展出来的诗歌,无论创作者的身份和地位是什么,相对于诗歌作品本身,我们看的是不是只有诗歌本身?那诗歌本身是什么,你在诗歌本身的理解,代表的仅仅只是你自己的理解和观点,还是在诗歌本身的建立和形成上的理解和观点?这种观点和理解是否禁得住诗歌本身在其自身呈现上的相互互通的印证关系。如果禁得住推敲和论证,那自然是代表诗歌本身的!反之,如果不能,不是,那以上的现象我们还能从诗歌本身的层面上去看待吗?我想这对谁都是一样的!
其二,以上所有现象,是不是都是依附在各种言论和观点理解之人所处的环境和空间中,甚至地位上(这包括社会地位的高低,官方与民间的机构和个人)这些是不是位置和空间上的体现呢,是在维护自己的位置环境空间呢,还是维护诗歌本身呢?而这些是不是结合诗歌本身的体现呢?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这里同样有两点,1,如果是结合诗歌本身的体现,那是如何对应和相互论证的?2,无论是谁,围绕诗歌本身展开的言论和探讨在自我思想认识上形成的认识的这个“基点”是什么,是古人早已阐述和论证了的?还是也仅仅只是古人自我身上形成的认识,这一切又是如何深入对应论证的,如果是古人的言论和结论,那和今人的言论和结论有什么区别,在诗歌本身的呈现上是一致的吗?如果不是一致的?那以往的诗歌本身又是什么?


      在以往基础上形成的诗歌认识又是什么?我在这里如此阐述,其目的不是要说今人或者古人的什么,而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在此基础上探究诗歌本身的问题,这对于写诗,讲诗,学诗的人绝对是无害的,对诗歌本身更是!除了这些思考和问题,我自然也要讲下我对于诗歌在诗歌本身上的理解和认识。


对于诗歌的理解(即语言意象的理解)概括性的讲,我认为核心在于“意会”。这也是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的本质体现出来的,首先是靠意会的,意会是理解诗歌最直接的,最有效的方式,是让我们通过诗歌本身的体现(语言意象的呈现)去深入语言意象的内部去感知和体验的,这种意会是对应在自我个体的人生阅历,生活经验,学识修养上等等综合基础之上形成的呼应和碰撞,从而能在心灵,思想,精神等诸多方面发生直接的反应,这种过程体现出来的意会是直意的,它感知印证了语言意象本身于自然意象现实物象基础之上的再次创造,也就是二次重生,如果不是,那就还停留在语言的层面,而语言的层面很简单,直接表现的是事物的本身在语言上的解释,即自然意象,现实物象所涵盖的事物本身的代名词,也就是物象语言,是在解释事物本身的层面上,也就是原本词根的意义上。


      而我们时常直接感受到的是这些自然意象,现实物象、所呈现的事物本身,即物象语言的组合,碰撞,交汇而提升,或者滋生,衍生出来的语意,语境空间等,也就是新的,不同于原本词根意义上的感知和体验,即语言的语意,滋生或者提升,衍生出来的语言意象。这也反馈和回应了语言意象本身于自然意象现实物象基础之上的再次创造,也就是二次重生。也就是语言意象的呈现是回应在“语言意象”本身之外的一切自然意象,及现实物象中的以语言本身所涵盖的,物象语言和物象词为基础之上的。正因如此,语言意象才是独立的,也是诗歌本身的呈现(语言意象的形成)才具有了她自身的独创性,这种独创性不但区别了语言,及语言所涵盖的物象词,物象语言,也富含了诗歌不同于其它艺术形式所内含的独立性,和自然赋予的前瞻性的,而这种前瞻性体现在,语言意象本身内涵的人文自然、社会等等中透彻出的情理心性,精神思想、在意识层面上的真实的触动,碰撞和融合等等,在自然哲学审美需要上体验出来的诗学营养。这也是在文化艺术的一个整体层面上体现出的,诗歌本身应有的,不可抗拒的自然而然的魅力,这也正是诗歌本身别与其它艺术的伟大之处。


      所以,对于诗歌的理解,如果要在诗歌本身的层面上来谈的话,那就只能从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来谈诗歌本身所富含的一切,这其中也包括诗人在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上的价值。


而我们以往看到的,更多的人总是把对诗歌的理解(语言意象的呈现)归纳在个体的人,或者某个事件的体验和理解上,这在诗歌内容的理解上是自然不过的,但这在诗歌本身的鉴赏或者赏析上,这显然是局限了诗歌本身所内含的一切,所以,我认为这种理解只能称为个人的,经验的体会和理解。因为诗歌本身的呈现,是由语言意象来呈现的,而语言意象在诗歌本身的呈现是在我们的意识层面上的,所以我才会讲“意会”。我们试想一下,意识是什么,是我们先天就有的一个层面,我们首先都是用意识去感知和体会我们之外的自然宇内的,包括我们自身的一切。所以如果把这个层面缩小到一个人的经验主义和个人理解上的认识,其局限性就不言而喻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识,不同于他人的经验体会。所以我们也常听到或者看到有关诗歌的各种各样的理解和赏析上的言论,而这种赏析和理解大多数都是个人化的。当然也不乏一些真正有见底的赏析和理解,这种赏析和理解我们一看,就能看出来,它只会围绕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来谈诗歌本身及诗人表现出来的价值,而这本身也涵盖了诗歌本身的构成,所以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具有在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上给予的牵引和启思,是对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的发展很客观的贡献。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依然还看不到更多相关的评论和赏析!
     

而对于诗歌的理解和赏析在诗歌本身的体现上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而目前很多人还停留或者无法很客观清晰的去界定这个问题,这也是我写此文章的初衷,我们知道,对诗歌的理解,首先是需要通过感知去深入诗歌的内部(即语言意象的内部空间)去感受,也就是前面说的意会,在这种深入感知意会的前提下,才能结合诗歌本身承载的,无论是自然生活,还是人生社会及整体自然宇内(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一切为基础上的,无论是经验的,还是知识学养的等等积累的,在相互对应的过程中去确立诗歌本身承载的内容,也就是诗的内容,至此我们就会清楚,对于诗歌的理解首先是深入诗歌内部的,而且是相互对应在个人的对自然社会,人文理念,生活哲理,人生百态等等来理解和确定的,也就是完成或者确定着诗歌内容在自我的理解和确立上的体现。从而完成个人对诗歌内容的理解和确定,这使我们也自然的清楚了诗歌理解的基本层面上的趋向,所以也自然的有了每个人对诗歌内容在理解和确立上的不同。


      但我想在这里说的是,这仅仅只是对诗歌内容所涉及和承载的相互关联的的事物上的理解和确立。


而并非是对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上的赏析和鉴赏,赏析或者鉴赏应该是建立在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上,也就是构成上的是否有效,和呈现了什么,怎么呈现的,有内含和体现了创作者或者诗人本身在诗歌本身上怎样的禀赋和价值体现,我想这是围绕诗歌本身在鉴赏或者赏析上的趋向,是值得大家好好思考和对待的!其次才是结合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在语言意象上的构成,和体现,这种体现内含了怎样的自然意象,现实物象,和人文历史,自然社会(自然意象,或者现实物象在创作中的出现,本身就内涵迎合了我们在审美经验上的体会和需要)的背景相互对应衬托中的诗歌本身的建设性及诗学营养在诗歌本身发展上的价值趋向的体现。


      而这也是很多人很难一时半会去界定对诗歌的理解和赏析的关键所在,结合这个在围绕诗歌本身的呈现上,或者构成上,也就是诗的建设发展上的需要为前提下的剖析就是趋向于诗歌的赏析或者鉴赏,而结合这个在围绕诗歌内容去感知和体验上的完成,则是对诗歌理解上的趋向。哪怕是这种理解结合了审美需要和不断体验上的需求,也依然是处于对诗歌内容上的理解的层面。


      我想这和大多数人对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的理解和认识有关,普遍反映上,还没有更深层次的触及和体验认识诗歌本身。


      我们来简单的举个例子看看就知道了;


      比如下面的句子,我随意写两句我们来分析看看


      不知,浅行的脚步
      还能深入多久的岁月
      中年的平行线上,已
      红黄不过秋绿时——


      显然,浅行的脚步/还能深入多久的岁月/中年的平行线上/已/红黄不过秋绿时/这样的诗句本身是由语言意象在呈现,而这个感受和理解首先在我们的意识层面上的产生了相互对应的反映和碰撞,也就有了我们的感知和思考。而这种感知和思考会因为我们每个人的不同的人生阅历和学识修养有不同的认知,如果我们把这种感知和思考,表达出来,落在纸上,大家就知道这是什么了,很显然这只是诗句所涵盖的内容,这是我们每个人对它的感知和理解上的思考,有个人化的体验和思考,是每个人自己的感知和思考!而并非是围绕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所表达出的诗歌本身形成上的与所体现在诗歌本身上最直接的价值,即所隐含的诗人在诗歌本身的呈现和隐含中体现出的创作能力的大小,禀赋的高低,在诗歌本身上的牵引和启思。


      而诗歌本身的赏析和鉴赏,需要的是围绕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体现出来的诗歌本身的价值体系上的牵引和启思,这需要我们看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是如何呈现了诗歌本身,这种语言意象的呈现,在诗歌本身的体现上是否有效,有多大的价值,内涵与体现了诗人在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上怎样的能力和诗人本身的禀赋——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对诗歌本身(语言意象的呈现)做的赏析和鉴赏,这才对诗歌本身的发展有所贡献和推动的地方。


      就如上面的诗句中——浅行的脚步/是什么?还能深入多久的岁月?又是什么?中年的平行线上/已红黄不过秋绿时——/又是什么?这是能让我们每个人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和学识修养,生活社会经验等等形成的认识去自然的深入感受的,也就是语言意象的内部去感知和体验的,虽然也就有着各自的感受和理解,但这种由物象语言的语意滋生和衍生出新的语意空间的存在,本质上是我们都能很快的很容易的感知到它的这种存在,即语言意象的呈现(也就是诗歌本身的呈现),简略的说,所以它在诗歌本身的呈现上,也就是构成上是有效的,且是不断深入性的。是富含了创作者,在诗歌本身,即语言意象上一定的创造性,这种创造性也关联回应着创作者在诗歌本身的呈现上创作能力的高低和禀赋。


      当然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在简单不过的概括性的例子!希望对所有真正喜欢诗歌,且研究诗歌的诗人,诗歌爱好者有所启思。

                                                                                                  2013年,10月23日匆匆。12月31日修正。心地

艺术之家
  • 陈军琪

    陈军琪

    陈军琪,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现工作于北京。任文化部中国青少年...

    {更多}
  • 冉崇君

    冉崇君

    冉崇君,生于1960年,2003年以前在四川达州市当过工人,...

    {更多}
  • 包少茂

    包少茂

    包少茂, 1969年生于甘肃岷县,曾研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

    {更多}
诗艺访谈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