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诗艺新闻】
艺术新闻 | 院校动态 | 大型展览 | 个人展览 | 诗界动态 | 诗集出版 | 诗坛新秀 | 征稿启事

体验本身会让自身明白存在的实质性——即气的性能即状态是由识的确定的作用而呈现的/心地

2017-05-13  来源:心地  作者:心地  编辑:心地  

分享到:

 

体验本身会让自身明白存在的实质——即气的性能即状态是由识的确定的作用而呈现的/心地

 

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识的性能不同,气的性能即不同,

 

识是主因,气是反应,识只能确定,因为有识作用的这样的确定而有气的性能的反应,也就是气的作用的呈现。

 

换句话说,气是随识的作用而呈现,相应,流动和存在的。

 

诸如,气有清凉的性能,有清香的性能,有自然香的性能,有呛香的性能等等多达十多种不止,而这都是和心自生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

 

这个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存性的状态,自存性,是识的自存性而有的气的性能即作用的不同,而存在的不同状态。

 

换句话说,真正的存在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心地之内,一切有形的和无形的都是受识的性能即作用的存在,以气的不同的性能即作用而存在的,气只有性能即作用的不同,这都是需要自身亲自的本身本真融入身心的融入的体验才会知道的,而气的性能即作用的不同是受识的性能即作用的不同而存在的。更确切的说,识的性能即作用和气的性能即作用是相互互应的,也就是相应的。

 

换句话说,有什么样的识的性能即作用会引发什么样的气的性能即作用的相应即相生互应的体验的状态,而这种识的性能即作用和气的性能即作用之间的相应是极其细微的,精细的,也就是这样的相应并非是大多数人时常流通的呼吸之气,因为呼吸之气在很多时候都是没有其它的性能即作用的状态,是无法知其因为心自生的识的性能,即作用的不同而有不同的气的性能即作用的存在状态,其是精细的,稀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因心自生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身受的,相应的,体验的自存性的状态。没有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状态,是无法知其这样的存在状态的,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状态。

 

换句话说,识的性能即作用只会形成和凸显相应的,也就是相互对应的,相生互应的气的性能即作用的体验的状态,而这个状态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内外一体性,也就是只有内外一体性的识的性能即作用才会有相应的性能即气的作用的存在状态。若识的性能即作用不同,根本就不会相应,也就是不会发生相互的相应,和相互的相生互应的状态。这就如两个人若不是彼此的爱着对方,对方之间是没有相互的相应的反应的是一样的。

 

实则也就是形体像只是用来体验识的性能即作用的,也就是气的性能即作用的。实则也就是说气的性能即作用的状态无处不在,但却又是随识的性能的作用而相应的凸显存性的,而这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存在的一切中,识是主要的作用即性能,而这是由心自生,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有识的性能即作用就有气的状态即性能,识和气是相互对应的,相生互应的。

 

更进一步确切的说,存在的主体是心地,心地之内有识的性能即作用而相应的,也就是反应和呈现的气的性能即状态。这是一切存在当中的实质,这个实质是无具体的形体像的,只能通过识的性能即作用来体验,相应的气的状态即性能的存在。

 

那么毫无疑问这个身体即身躯就是为了存识,藏识,转识,流识而存在的,在这个过程中唯有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也就是心自生,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身受的,身体验的相应的气的性能即作用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那么食物或者形体像只是这个作用下的能量的转化形成罢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有心自生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就会有随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气的性能即作用的存在状态,也就是气是随识的性能即作用而存在的,实则也就是有心自生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才是真正的有自身的存在的,这个自身就是心自生的自识的性能而有的气的性能即作用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只有气的性能即作用的存在状态,才是验证和印证即体验自身的心自生的识的性能即作用的存在的实质,也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而这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因为有识的性能即作用的不同而有相应的气息的性能即状态的存在,这无论是有形于有形,还是无形于无形,是有形于无形,还是无形与有形都是由识的性能即作用的不同而有相应的气息的性能即状态的不同的存在,这也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即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意义所在。

 

换句话说,如果体验不是存在的实质,体验没有相应的对应的相生互应的状态,那么只能说明体验本身,也就是形体像本身的存在,都是虚无的,空乏的,对其形体像的认识即意识也是无任何存在的实质性的意义的,因为体验的空乏,就本身说明了体验者本身的虚无于空乏。

 

反过来说,体验本身会让自身明白存在的实质,是识的性能即作用而引发的气的性能即状态,识和气是相应的,识是主因,气是反应,彼此是相应的,那么保持这种相应的存在状态,必然是需要持续的识的性能即作用,持续就是连续,连续就是不断,不断就是聚集,加持,储存,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相生互应,相生互应就是反复,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如此便会形成惯性,即习性,也就是习气,换句话说,真正的惯性即习气,都是因为相应而存在的,也就是相生而互应的,也是因为只有相生才会有持续不断的存在,实质上都是为了存在,存在本身从来就没有单一的作用,单一的存在,所以相生是自然的,也是必须的,这其本身就是相应性,即相依性,大凡存在无不是如此,因此而有的生生不息。

 

那么非相生就必然是散,也就是不聚,也就是分离,分离就会化成无形,聚就会成形,而成形是一体性的内外的相生性的融合,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实则也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状态,是内外的平衡,是非多即非少,而是恰到好处的不多不少,多则溢,少则补,多到极致就必反,少到极致也必反,这都是必然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这其本身就是由识的性能即作用的存在状态。

 

也就是习气的存在其本身就是识的惯性,识的作用即性能。那么在深入一步,识源于什么,来自哪里?从一个人自身来说,识源自于意,意即意念,意想,也就是所思,所想的状态。

 

那么所思所想的状态的实质性的作用在哪里呢,就是在于体验的实质性是否是空乏或者虚无的,空乏和虚无是所思,所想的,一思一想即一念是没有任何的相应的状态的,也就是没有任何的气的性能即作用于身的相应,相受的体验的症状的。这是意念,即所思,所想的即所念的空虚,也就是无存在的实质性。

 

有存在的实质性,是可以体验的到的,也就是身上有气息的性能即作用的症状的反应的,也就是相应的,而这个相应是随识的性能即作用而相互相应的存在状态。更确切的说,识的性能即作用,是确定的作用,也就是透彻的,明白的,知道的,知晓的,即自识的状态的相应的状态

 

举例来说,在思想念的这个状态中,有一思,一想即一念的作用下的一识的性能即作用,是存在的实质性,这个识的性能即实质性的确定(比如说,心中想到,是语言阻止了人类的发展,这个确定时,如果这个识的确定是有实质性的作用的,那么就会在心中想到,语言阻止了人类的发展时,就会出现相应的气的性能即作用于身受,身验的状态,这个身受,身验到的气的性能即作用是不同于呼吸之出入的状态的,而是有蕴味的,是有无法言说的香味之气的性能即状态,这个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因为相应是同时并行并存的),是无法言说的,也就是说出来的,讲出来的都不是体验本身的状态,本身的实质,因为说出来的,讲出来的都是形容和模仿,是意识的作用,而不是体验本身的状态的实质性,那么说讲的意义,就是在告诉不知的,不知晓的,自身,存在本身只有体验,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这就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的意义。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很显然,真正的识的性能即作用,是源于心自生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身自受,自相应,的自存性的状态,也就是身是为验证和印证心自生的,识的性能即作用而存在的,其身心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文档搜索
请输入关键词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