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诗艺新闻】
艺术新闻 | 院校动态 | 大型展览 | 个人展览 | 诗界动态 | 诗集出版 | 诗坛新秀 | 征稿启事

欲望的淡化是人本身反应进步即进化或者升华提纯的唯一的实质性/心地

2017-04-18  来源:心地  作者:心地  编辑:心地  

分享到:

 

欲望的淡化是人本身反应进步即进化或者升华提纯的唯一的实质性/心地

 

欲望以字意本身的构成而言,是从谷,从人,欠人,谷即有山谷,峡谷,深谷之非谷之意,也有五谷杂粮之意,从人即欠人,欠即呵欠,也就是气,是欠缺人之气的,实则也就是欲望是毁减人气的,致使人的身心不能健康的只有欲望,欲望的本质是人的气不纯,不畅,不顺,而导致身心不能健康的运行。

 

换句话说欲望是毁减人气的,有人不足,即不完整之意,也有五谷杂粮非人,也就是欠人之意。欠意即意不纯,意不纯,即识不透,识不透,即意识浑浊,意识浑浊会是人的大脑,心智,陷入昏迷,沉睡,困乏之状态,即如人若仅仅从五谷杂粮,便谓俗。而俗本身就是字意的识,也就是认识即意识。

 

是会意也就是形容,模仿一种存在的状态,欲望就是应欠缺,即不足而有的所需之意的观望,更确切的说,欲望本身就是一种不足的欠缺的非完整的状态。

 

换句话说,欲即非完整的人的状态,也就是欲的状态是欠缺人的完整的存在的,是无完整独立的人的状态的,不足的,欠缺人的存在状态的。实则也就是仅仅围绕五谷杂粮而存在是的状态,是非完整独立的人的状态。

 

反过来说,人的完整,是非欲的,实则也就是没有那么多的欲望的,那么欲望本身只能是动物的本能,是对具有能动性的活动的物种的存在的状态的不足,欠缺独立完整的人的状态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

 

换句话说,人无疑也是具有能动性的活动的物种,但人是具有直立行走的能动性的活动物种,或者说能活动的动物,这是人的这个形体的立,也是区别于其它物种的最直接的体现,那么这种形体的直立只是外形,也就是外体,如果仅仅只有外形即形体,显然是不能代替人自身的不同于其它物种的这个立的意义的,那么能代替人自身于其它物种不同的这个立的意义所在,就是人的自识,也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起心,立地,即为身,也就是心自生的识的性能是自身立于地的。即身心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更进一步说,人自身的存在是非意识即非认识的,认识即意识都不是人自身的状态,也就是并非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是因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更确切的说,人的直立行走是起着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即作用的,也就是心即是空性,身是心生的象,即意象的显现,其本身就是立于地的,也就是俗话说的顶天立地,天即心在人的头顶,即不可见的为心,即为内,可见的即为身,链接贯通着地,是谓外,即有形,其本身就是身心一体,也就是心地一体,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也就是人的存在状态是起着内外平衡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的状态的,实则也就是人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那么相对而言,人若不知,即不是自身是为何而存,因何而存在,是因为缺乏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也就是没有或者缺乏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是因为缺乏对体验本身的思考,思考即印证,这个印证是由体验的,也就是思是心识的作用,即心自生,自觉,自悟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即作用,是由身应的,也就是由身反应印证的,身心能彼此印证,也就是相应,那么身心其本身就是一体,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若无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识的性能即作用的相互印证即体验(这个体验是由心自生的自识的,一思,一想一念引发的气在身上的相应,是可以自识,自知,自觉而自存的状态),也就是不能由识的一思一想一念引发的气在身上的反应,的识的性能即作用,就是被直接灌输的,输入的,传授的,也就是直接学习,研究,或者模仿形容来的,是没有或者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实质性的,这也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

 

那么毫无疑问,缺乏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是因为意浊,也就是欠缺气纯,乏气所致的状态,是意识浑浊,致使神智不清,不醒,处于昏迷,昏睡,的无知状态,也就是意不完整,不通透,即不纯,所以识不透,即不纯,也就是无自识,不自知,不知自身是为何存在,因何而存在的。

 

若这个意一直不纯,即识不透,也就是意浊,那么其本身就是缺乏自知,自识的,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缺乏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就无真正的独立的完整的存在的自识,自知,自觉的识的性能即作用的。而这都是识的不透,即意的浑浊所致,意的浑浊就是浑浑噩噩的,无明,无醒的,不通达的,是被固锁的,禁锢的,束缚的,这个状态其本身就是欲望。犹如深谷,一样的深渊中,出不来的,是困乏的,欠缺人气的,欠缺人气,是意浊,识不透所致,意不纯,识不透,是因为心没有自生识,没有自觉,自醒,自生而自存。

 

换句话说非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人也非人,是从具有能动性的活动的动物群体中出不来的,这个出不来指的是认识即意识,也就是这样的认识即意识是彼此相互灌输,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相生的,也就是相互学习,研究,模仿,传播的,其存在状态只能在具有能懂性的活动的物种,即动物中来回的转化,生化,轮回,这个轮回是意识即认识引发的习气的反复,实则也就是意识纯浊影响了存在的状态即形态,意越浑浊,越无法清醒,也就是越沉沦,昏迷,成为什么物种,如何存在,为何存在,自身也是不自知的,只是惯性的也就是受意识本身的惯性引发的习气而存在,实则也就是意清者,即意纯着,气纯,即轻盈,往高飞,一切能飞之物,都是如此,意浊者往底走,气困乏,沉沦,昏睡,即沉重,只能爬行,无论是高或者底,都非立。

 

换句话说,只有人的立,不仅是身躯形体的立,更是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立,因为人其本身就是道,也就是身其本身就是道,道其本身就是识的作用即性能,是源于心生,心生其本身就是身受,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是一切运行存在的根本,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道就是身,身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场,场就是地,其本身就是识,都是识的性能,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由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体验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说,欲望的实质,就是欠缺人气的深谷,也是五谷杂粮的搅拌非人的完整的状态,是没有或者缺乏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

 

实则也就是真正的人,应该是非欲望的,也是无欲,或者欲望很淡的,非欲望就是非固锁的,束缚的,捆绑的,状态,而是有独立完整的能不依附任何存在的状态的,这是人的状态,也就是人本身就只有人,是具有直立行走的这个状态,也就是具有能动性且是直立行走的这个状态,且是独立的,这个独立本身不不仅仅只是形体的独立行走,而是有着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识的性能的,这才是人,也就是人就是人,在也没有别的东西,不依附任何的存在状态。

 

就是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自存性的状态,的身心能独立存在,独立运行且不依附任何的存在,是人的状态,人就是人,也就是只在于独立,运行的能力的状态,行走,这个行走,是立着的,是自识,自知,自觉而有自存性的立,是直立运行的状态。

 

更确切的说——人的直立行走只为体验自身的真实而存在的,这个真实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也就是人只有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识的独立的存在,才能体验自身存在的意义。

 

这不是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识的性能的爬,趟,坐,卧,而是立,也就是只有这个立,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独立,完整能自行独立的存在的识的立!这个立是起于心,立于地,即人身应有的常态。是心生的自识对地生的身的反应,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这也是为什么只有人是直立行走的,因为只有人的这个身躯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就是只有人的这个身躯是起着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在的状态。

 

也就是内外一体性的就是人的这个身躯,是联系和关联着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存在的,所以只有人是直立行走的。

 

若不直立行走,人的这个身躯就不可能起到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唯有直立行走才能起到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也就是相互反应,相互体验的存在的状态。

 

更确切的说,人本身的这个身躯,就是有内外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自然即地,也就是景物即食物的存在,一部分是心,也就是空性,心生象,生情,是情景互应的结果。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地生的景,是心生的情的,反映,即相应,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这也是人为什么会有性情,即心性的追求,和需要,这是源于内在的心生的状态,对外在的地生的反应,其本身就是相互转化,转换的,也因为有这样的相互的转化,即转换才有的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这皆是源于内外情景互应的结果,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也就是身和心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更确切的说,这种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体验,仅仅只是体验,也就是融入而不停留,不着,不住,也就是仅仅只会融入其中体验,感受,感知,欣赏即可,不会去占有,破坏,损耗。因为体验本身就只有融入体验的状态,且只可意会,也就是体会,不可言传,也就是不可言说,因为言说已经是脱离了体验的状态,是对体验的状态的形容和模仿,形容和模仿也是认识即意识的来源,实则也就是人是无占有,掠夺,破坏,侵略等等动物欲望的意识形态的。

 

更确切的说,所有的意识形态都是具有能动性的活动的动物的意识形态,也就是对体验本身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并非是体验本身的状态。那么认识即意识的意义也就在告知,解释,存在本身只有体验,而体验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诸如当人的两脚着地时,可以站着,也就是立着面对一切,站如地般的厚实,可以纹丝不动,走可以每一步都脚踏实地,可以融入整个自然环境中,感受点滴的存在,可以触感自身的存在,与自然浑为一体的状态。

 

而这也只有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的融入,才会有的体悟,稍稍一快就会错过,所以人的双脚就是用来脚踏实地的走路的,是用来站立的。

 

人若不能脚踏实地,就会失去自身存在的真实,就不能触感自身存在的真实,于自然一体的浑然自在的体验,只可自识,自知,而不可道,不可言的美妙。

 

这一切都在脚踏实地的身心融入的体验中。

 

诸如张开双臂就可以拥抱自己,拥抱自然,这一定不是跑的有多快,飞的有多高,去占有掠夺,侵占,的欲望的意识形态能明白和体悟的。

 

因为这种体悟只有在脚踏实地的融入自然,融入生活,融入人生的时候,才会有的真切融入其中的状态。是不紧不慢的。

 

快或者慢都会缺失,快会错过融入过程的体验,慢会停止行动的,步入的,融入体验的状态,而多了思考,即非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体验的状态。

 

这是源于人的身心只能着于一处,着于自身的存在,必然是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状态,是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的融入体验自身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的。

 

这就如,不是躺,不是爬,更不是脚离地,不是飞,这些状态都是无法真实的,坦然的,自在的,踏实的去体验人这个身躯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状态的,也就是人只有脚踏实地用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状态,才能体现人这个身躯的作用即性能的,除此都不是人的这个身躯的行为。

 

人的这个身躯的行为,只有在人站立时,脚踏实地的迈出每一步时有的体验,即体悟,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才是人的这个身躯应该有的行为。

 

是以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体验的状态,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

这就如以本身本真的融入迈克每一步的脚踏实地,和用心的敞开怀抱去触摸和拥抱自然即身心融入交汇每个瞬间的点滴的细微的存在是一样的。

 

这只有人的这个身躯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是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知,自觉,自识而有的自存性,才可以知晓和明白的非谁能告知的或者解释的存在。

 

换句话说,所有的具有能动性的活动的物种都有自身的体验,但人的体验只有人这个身躯的体验,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这其本身就是情即景,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即如情由心生,景由地生,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那么淡化欲望才是人从侵染了人的思想意识的半人半动物的意识形态中的脱离,是趋向完整的,真正有的人本身的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这是因为一切的存在的根本是欲望衍生出的意识形体的驱使,欲望是整个自然世界存在的根本,至于讲什么恶,善,真,假,正,邪,道,理想,梦想,知识,学养,素养,素质,修养,学识,西方,东方,未来,心,佛,上帝,神,等等的认识,意识等等的一切都不是实质,也就是没有实质性的意义的,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

 

也就是没有这样的人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时,自身的思想意识中,无论内外都是没有的,也就是欠缺的,欠缺就是没有,没有就是无知,无知就是不知所以然。

 

更确切的说,如果没有人本的这个身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无欲化,或者淡化而有的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就不可能有这样的识的性能即作用。

 

那么说的,讲的,传播的,传承的,受教的,学习的,依旧,也只能还是原有的那些具有能懂性的活动的原始动物欲望本能的意识或者侵染了的半人半动物欲望的意识形态作用下的内容,

 

换句话说,当下的所谓的回归传统,也就是学习传播,传承,弘扬传统文化,也仅仅只是趋向被侵染了的半人半动物的欲望滋生的意识形态下的内容。诸如道德经,佛经,易经,黄帝内经,相对论,等等的,其实质都是一样的。并非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状态的不可言,不可道,不可说的体验本身的状态。

 

这是无法完整的脱离,被侵染了的半人半动物的欲望本身滋生的意识形态的作用下的内容。因为在存在的实质上的进化和提纯,只有欲望的淡化,才会有实质的进化和发展,除此没有任何可以规避的捷径。而淡化欲望本身就是对侵染身心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状态的不可言,不可说,不可道的还原,是消除一切可说,可言,可道的认识即意识侵染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状态。

 

实则也只有欲望的淡化,才会有人与人之间的,人与自然之间的,真正的感情,真正的自然的美好,真正的友好,真正的爱,真正的信任,才会有真正的互尊互爱,才会有真正的家国,除此这一切都是建立或者牺牲在欲望驱使的利益的交易即交互中的。

 

欲望的淡化无疑是对原始动物的本能的欲望而聚集的意识形态,的进化,即升华,即提纯,这样的生化,即进化,是从完整的原始的动物欲望的意识形态到,半人半动物的欲望意识形体,在到完整的人无食色物,权力等等欲望的意识形态上的过度和进化阶段。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以进化的进程而言,欲望越少,存在的层次,品性,越纯良,存在的状态越好,这无论是对人,对自然,还是对其它物种,都一样。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是内外相生互应的相互反应的,反之,欲望越大,越执迷,即昏迷,越无知。也就是越浑噩。

 

而这个规律从整体的存在上依旧没有丝毫的改观,即改变,没有什么改变,即如当下不仅依然如故。且聚集了欲望过大,过于集中式的反应,极有可能引发人类自身的危机和前所未有的灾难。

 

也就是说这种欲望聚集的意识形体的反应,不仅从来没有改变过,改观过,且更加加剧了,更加集中了,集聚化了,这种集聚化的动物意识形体,或者连半人半动物的欲望促使的意识形体都在流失和变质

 

而这种欲望促使的意识形体的蔓延和加剧,会是整个自然即人类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且无可挽回,因其这种欲望滋生的意识形态的作用,其本身就是缺乏淡化的,或者没有欲望的,存在状态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也就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改变的,改观的,只有少数的个体的修行者,求真者,或者本真者,换句话说,欲望的淡泊,减少,是靠修行,修炼来的,是追求来的,不是生来就有的,或者无欲的,了解或者认识的,不是无缘无故的就没有或者消失的。

 

而这个进化无疑是透彻了存在本身的状态,对已有的对吃吃喝喝的,反反复复的,无意义的透彻,也就是对色,食,物,等等的权,钱,利的欲望的淡化,而有的更高的追求,是对心性的,情理的趣味的,酝酿而有的才情的体验。是对本身本真的存在的体验,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这是人的进化方向,也只有人才能如此追求。也只有这样的进化,和追求才能说的上有实质性的进化,和进步,才能是人的这个身躯脱离动物或者半人半动物的欲望滋生的意识形体,也就是淡化和脱离对食色物即钱权利的贪婪,和吃吃喝喝的浑浑噩噩的存在状态。

 

除此是不可能有实质的未来的,也就是不可能有真正的进化的,发展的,自然也是无任何希望的、、、、这无关任何智慧,谋略,强若,等等的状态,只关乎体验本身的状态,只有体验本身的状态在欲望上的淡化,才不会有欲望滋生的需求。

 

也就是只有体验本身的状态不会有欲望(食色物,钱权利名)等等滋生的需求,性自纯,品自高,人自清,也就自然的显现出了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心地是本身本真的本体,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不需要认识的,也就是无意识的,不需要认识即无意识,就是含概了也包括了知其一切的形体像都是意识即认识的状态,是无常态的,也就是变化的。并非是心生的自识,是心生的性能即作用,即心对自身的识,即心识,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实则也就是心需要的是心自生,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识,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性即作用,也就是不着于形体像的认识即意识的作用,是无形体像而左右形体像的性能即作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不执著于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所以是无认识即无意识的,也就是不需要认识即意识的。

 

那么相对于意识,也就是意对形体像的形容的执着即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实质上也就是继承了心自生,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性能即作用的,属性,是对形体像本身的形容和模仿的执着即执念,也就是意志,一念等等的作用而有的固锁。而这种固锁其本身就是无知的,也就是无自识的,所以是执着的,执念的,固执的,是因为没有即无真正的自识,即自身的存在,而有的执着即执念。是不知道,意本身是源于心生的象,也就是象其本身就是心生的象,即一个现象,是一个现象的存在,现象本身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也就是变化的,也就是意本身就是变化的,是无常态的。那么意的作用即意的性能只会重复,只会反复,反复即重复就是轮转,来回,即往复,即是所谓的过去,也是所谓的现在,更是所谓的未来。也就是意的性能即作用是识的惯性,也就是认识即意识的形容和模仿的性能即作用的重复,反复性。

 

唯有识的透彻,也就是意的纯透,才会避免这种反复的以现象即表象的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存在和流转的状态中,才会走出形体像的执着即执念,实则也就是识透即意纯的状态,识透是不需要认识了,也就是知道是认识决定了自身的存在,固锁和捆绑了自身的存在,固锁和捆绑的自身不能更好的存在,是因为识不透,识不透是因为意不纯,意不纯,是因为意执着于形体像的存在,把形体像当成了自身的存在,也就是把心生的一个现象,一个念头当成了自己,当成了自身,也就是意执着于形体像,把形体像当成了自身的存在,认为是自己,认为是我,认为是人,等等的一切的意识,是意对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的固锁,这就如人问自己,为什么叫人,怎么成了人的,人真的能代表自己吗?这类问题,诸如佛,神,上帝,主,狗,猫,鸭,饿,天,龙,马等等的都是一样的,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不是叫什么就是什么的,或者成什么的,能真正的代替什么,或者代表什么的,真正能反应自身的存的只有体验,且是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状态,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除此都是没有或者缺乏存在的实质性的。

 

这是源于,心生的识,就是心对地本身的识,是对地本身的性能即作用,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本体,证明这个本体是和很容易的,自问什么是意,什么识,什么是心,什么是地等等之类的,意为什么叫意,气为什么叫气,心为什么叫心,地为什么叫地,生在意识状态中的一切形体像都是不知道的,这是源于意识并非是心地本身本真的本体,自然是不知道的,本身本真的本体是不需要认识的,也就是无意识的,其本身就是存在,也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而非意识即认识的状态,因其形体像本身就是意识,是意生识,就是意对形体像的识,即意识,意识超出个体的形体像的认识,并形成的体系,就是思想体系的来源,这个思想体系的作用即实质的存在意义有多大,也就是对个体的形体像的意识即存在的状态有多大,完全取决于,思想体系对意识本身的透彻度有多大,多深,多彻底,思想体系越透彻,越彻底,对意识本身的存在就越纯透,即意纯,识透的状态,这无论是宗教,科学,神学,自然学,社会学,人类学,等等的那种思想体系都不例外,而这非本身本真的存在,也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而不能,实则也就是非本身本真的融入的体验而不能透彻,这也是为什么说,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思想体系是由所思所想的即一思一想即一念形成的体系,这个体系的作用就在于各种形体像的存在状态,如果这个思想体系的作用不能是各自形体像之间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那么这种思想体系就是有意编织出来控制和驱使或者奴役各种形体像的存在状态的,换句话说,有内外,有分别,或者没有内外,没有分别都是意识的作用,也就是识的性能即作用,识的性能即作用越纯透,就越透彻,越明白,即越简单,简单就是纯,是透,是完整,是真,是不着于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的存在的状态的。

 

有内外呼都是因缺乏或者没有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而有的对形体像的单一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也就是意的识而有的固锁,而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状态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人只有懂得自身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才会有其真正存在的意义。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有真正存在的实质性的意义的相生的状态,即真正的相生是靠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也就是只有身心所体验到的状态是真实的,而这个体验并非是身心之外的一切可以知晓的,

 

也就是这并非是思想意识的辨别即认识的对错或者内外等等相对相互反义的状态,这种状态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非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状态,都是思想意识的作用带给身心所受的状态,并非是心自生,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在身的相应的体验的存在状态。

 

便于理解,简单来说,心是无限的,地也是无限的,那么认识也是无限的,即人本身也是无限的,实则也就是所思所想也是无限的,那么所思所想的意义在哪里,也就是认识的意义在哪里,这个意义唯有相生,也就是相互的相生,相互的反应的,而有的相互的体验而相互存在的状态。

 

负责要么就是无作用,无关系,或者是损耗的,负重的,也就是非相生的,要么就是相生的。也就是只有相生是有意义的,相生就在于体验,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也就是存在本身的意义在于体验,更确切的说,相互相生,相互反应,相互体验,相互存在的这个状态本身就是真实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

 

换句话说,这种相互相生,相互反应的,相互存在的体验,不等于内就是外的反应,如果仅仅是这样的,那么毫无疑问,这种反应也是机诫的,实则也就是统一一致的反应,就是机诫的,这无论是内对外的,还是外对内的,无论是大对小,还是小对大,如果是一致的统一的反应,就是随机的,机诫的反应,机诫的相应,诸如一个人的所思所想,或者内心的想法,是被直接转换,或者复制的,那么复制或者转换的,或者是学习和形容的,也就是模仿的,这其本身就是机诫式的反应。

是无真实的真正的以自身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状态的。

 

是完全靠别人的所思,所想,或者内心的反应的存在,无论是学习,形容,还是模仿,其本身就是缺乏或者没有自身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也就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

 

换句话说,相生互应的体验,是感受和体验彼此的不同而有的相生的关系,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也就是相互融入的体验的存,而并非是同一,同一是不需要感受和体验的,因其一样又何必要感受和体验呢?

 

所以同一或者统一的一致性,只能是机诫的。那么强调,学习,模仿即形容这种同一或者统一的一致性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机诫的。

 

是缺乏自身的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状态的,也就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是谈不上相生的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首先是两个不同的形体,也就是独立的个体,之间的相生,也就是相互融入的,体验,是彼此的体验,是彼此的共存并行,也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内外一体,即心地,但是两个不同的形体即身心,却有着相生的作用,相互的体验而存的,这是有意义的认识,也是有意义的所思所想。而有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状态。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实则也就是不同的无限是心地,即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心中的一切就是地上的一切,都是本身本真的存在,是没有内外的存在的实质性的,这个实质性其本身就是一体的相互相生的作用。即相同的相生的相互的是体验,即存在本身的意义,其本身也是无限的,也就是有形亦非形,无限非亦形。

 

也就是不着,不执,不偏于形体像的,这是对于心地而言的。

 

那么着于形体像的就是相对于心身而言的。

因为身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的,那么着,执形体像,就是对心的束缚和捆绑,即固锁,对心的束缚,捆绑就得身受,而不得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身心会都失去自由,失去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失去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换句话说,如果一直处于形容和模仿即学习或者研究非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认识即意识,也就是对形体像的执着,而有的认识即意识,就会一直处于这个状态中,这个状态中的存在就是机诫的,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融入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

实则也就是心没有自生,即没有自悟,自觉而有自识,自知,自觉的自存性,是对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而有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的心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沦落或者转变成机诫式的,只能靠学习,形容,模仿并非是有本身本真融入的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存在状态。

 

那么学习,形容或者模仿的认识即意识,如果不能趋向彼此相互互生,相互互应的相互体验的存在,就是无意义的,也就是无知的,是执迷的,是执着于形体像而衍生出的,食色物,钱权利等等的欲望,实则也就是欲望都是缺乏人本自我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的存在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的。

 

也就是知其身体本身是受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是不会执着于身体的存在的,也就是用身但不会执着于身,因为身其本身就是转化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其本身就是用来体验的心自生,自觉,自悟,而有的自存性的存在的,这个自身就是心自生的识,是对身的体验的认识的印证和验证。

实则也就是心自生的这个自识,自知,自觉性的识,也是无限的,是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来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识,这个识是真正的自己,验证也是验证这个识,是心自生,体验的,体验的意义就在于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不会迷失,失衡,是知其自身是如何存在的,所以是不着于形体像的,即如地生万物一样,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这种相互相生,相互反应,相互体验的状态,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

 

相生的实质性不是同一的无二之别,同一,只有一,是没有一之外的区别的,也就是人就是人,人不是神,也不是佛,更不是仙,人只有人,这是人的无二别,是别都非人了,也就是人的这个躯体就是人,这个躯体是有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也就是自存性的识就是自己,是心生的身受的,身心可以相互验证的,是心生的作用,其本身就是身受的状态,这种心生,身应的体验就是相生性的。这并非是思想即意识,思想即意识只有判别和认识的性能,并不能代表或者代替身心的体验,即心生身受的体验的状态。从身心所受的体验而言,就是无认识即无意识的。

 

换句话说,如果身心在承受思想即意识的作用,也就是认识的作用而引发的身心的所受的状态,就是心没有自生,即没有心自生,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就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心生的作用是身受的,身受的状态只有心知道,也就是身受的一切只有心知道,这个知道就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也就是这个心生的自识,自知,自觉的状态只有身受的状态,是内外一体性的,相互互应的,也就是身受的一切,无论是什么,都只有自身的心里知道,除此之外的任何存在都是不知道的。更并非是形体像的,也就是表面的,现象的能看到或者体验的。不知道这个就会被表面的,现象的,认识即意识影响,同样会引发身受心知的状态。

 

这是由外影响内在的,无论是吃,还是识,也就是识的性能即作用,是认识也是意识,如果这种认识即意识是非相生性的,那么引发的身心所受的状态,就是非相生的,也就是非滋养的,丰盈的,润泽的,快乐的,幸福的,等等的状态。这个是无法逃离的,无论是谁都身在其中,是自己的身心承受的,无论是相生的还是非相生的。这是真本体验的实质性。这也为什么说,说的,讲的,言的,并非是身心所承受的状态,也就是体验的状态。而体验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身心的感同身受是无处不在的,所以相生性首先是相互作用下的,也就是内外一体性的,即心地之内的,一个或者两个有别的独立的个体的人之间的相互相生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无二之别的意义即作用。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也就是二即是一,一即是二,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不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也就是两个或者一个形体是受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识的作用即性能来相生互应的体验而存在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形体像是各有其用的,即各有作用的,这个作用就是靠识的作用即性能相互相生,相互互应,相互体验,相互存在的。也就是形体像的作用是独立的,各有其用,实则也就是每个人,每种物都是各有其用的,彼此之间有是相互作用,相互互应,相互体验,相互存在的,这个相互存在,相互互应,相互相生,相互体验,相互存在是靠识的性能即作用而有的形体像自身受的体验是各自的,只有自身知道,这个知道就是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是心生,身受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缺乏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的体验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是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换句话说非相生互应的体验的识的作用即性能也是无意义的。也就是缺乏体验本身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意义的。也就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文档搜索
请输入关键词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