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才招聘 百科登录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诗艺新闻】
艺术新闻 | 院校动态 | 大型展览 | 个人展览 | 诗界动态 | 诗集出版 | 诗坛新秀 | 征稿启事

身体本身就是道场——亦体验为存,也就是身是真为验/心地

2017-04-15  来源:心地  作者:心地  编辑:心地  

分享到:
 

身体本身就是道场——亦体验为存,也就是身是真为验,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而存在的/心地


  

身即体,体即身,也就是身其本身就是一个体系,是可以自行运行的,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是为验而存,验什么,验识的性能即作用,实则也就是身体本身就是识的性能即作用的容器,或者转化即转换器。

 

也可谓提纯器,或者所谓的炼丹炉,升级器,名即称谓不同,实质都是一样的。是为提纯或者提高识的性能即作用的纯度而存在的。识是源自于意,意源自于心,心源自于地,地源自成。

 

地生一切万物即形体像,一切万物即形体像都有可见的一面,也有不可见的一面。地的不可见的一面就是空,也就是空性。空性即空间,其本身就是因地本身的存在的自身的运行而有的空间,其本身就是一体。也就是有形和无形其本身就是一体。

是有形中有无形,也就是实中有虚,即有空间,空性,有空才有实,有实必有空,空是实的存在空间,空和实本身就是一体,是相生互应的,所有的存在都有这个属性,也就是这个性能即作用,是空就有实,有实就有空,是互为转化即转换的,有转化即转换才可以循环,即流通,也就是无空不能显实,无实不能显空,空和实是绝对的存在状态,也就是空即满,满即实,也就是地即心,心即地。心地的转换亦是一切根本上的转化即转变。

 

也就是心地是一切存在的根本,心地本身是无一切形体像的。也就是心地是一切存在的根本。

 

地生形体像,是地本身的运行的作用力而形成的显像,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实则也就是地生的形体像其本身就是空性中的变化之象,换句话说,空性中的变化之象,就是地生的形体像的变化,是相对应的,也就是相生互应的,实则也就是相互反应的。这是地本身的运行而形成的作用力,也就是进就是退,退就是进,是同时并存并行的。实则也就是有形和无形是同时并存并行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身体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也就是一切的形体像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这是由地本身的运行的作用而凸显出的形体像,地本身的运行因为不规则,也就是没有具体的,特定的,旋转的方向,所以会形成,造就不同的形体像,也就是会造成不同的空间即空性。空性的不作用即无作用就是纯,净,即不着形体像。

 

换句话说一切的形体像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也就是形体像本身并没有识的性能即作用,实则也就是身体本身并不知道身体是身体,这也为什么说身体本身就是道场。实则也就是用来提纯,提炼识的性能即作用的,是用验而相互印证识的性能即作用的纯度的。

 

识源于意,意即象,也就是形体像,意在空性中的现象,也就是体,或者身,即形,就是所谓日,月,星辰,在地也就是实,就是各种动物,也就是具有能动性的物种,都是动的,对应的就是云层,即云力为动,是相互作用的,都在运行中,没有一物是不动,不运行的。诸如实中的各种具有能动性的物种的相互作用,也就是一样的,云力就是各种动物的交替的相互作用的反应。都是相互对应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也就是有形中有无形,无形中有有形,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

 

换句话说,人本即自然,自然即本真,本真即本我,本我即内外,内外即一体,一体即相生,相生即互应,互应即体验,体验即存在,更确切的说,人本身也就是这个身体,其本身就是自然,也就是实中的象,即地生的身,其本身就是自然状态的,是受自然生态的环境而存在的。那么随人本身并存并行的另一面,也就是不可见的另一面,即空性,也就是内,即心,是无作用的,也就是没有起作用。实则也就是纯的,净的,是无污染的。

 

更确切的说就是无识的,实则也是无知的。身的有知,即有识,并非是身本身的作用,而是意的作用,意是源于心,心是地本身无所依而生其心的,也就是无所应,即无所相互反应而生的,更确切说,心就是地,地就是心。这也为什么说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便于理解,简单的来说,意是心生出来的象,诸如日,那么日的另一面就是月,日月合合是谓明,日月合合是谓明,也就是明白知晓,存在本身的意义,是日月一体,亦是男女一体,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是无内外之别,之不平等的。依然是日中有月,月中有日,即所谓的光同也,这便是所谓的光天化日,也就是天是以日为象的,是意的作用,而源于心,也就是意对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意的模仿即意化的识,也就是意生象,意生身,日月星辰都是意生身,其本身就是化,也就是变化,而这一切都是识,也就是认识,所以认识其本身就是意识,是对本身本真的形容和模仿,也就是对心地本身本真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

 

并非是心自生的,也就是自觉,自悟,而有的自识,自知,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是由心自生的思想念之纯之净的无二别而引发的气在身上的作用即体验的印证和验证的症状,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意识而是对形体像的固锁即执着而有的认识即意识,形体像其本身就是变化的,而对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的认识即意识却没有变过,也就是对意识其本身就是对自身的束缚和捆绑,实则也就是形体像本身在变化,而认识即意识却没有变过,也就是识的性即作用相同,是相生互应的,是没有变化的,这是识的性能即体验本身的矛盾,纠结所在。那么随识的性能即作用而存在的体验的状态即事物也不会有变化的,意是幻化的,变化的,那么认识即意识本身的存在状态,也就是所有的体验也是不断变化的,是幻化的,实则也就是无存在的实质性的意义的,也就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实则也就是身在意的融入,即识的透彻的状态中的一切,都是不自知的,是无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不是在反复的学习,研究,言说,而有的相关的事物中,就在形容和模仿的相关的事物的存在的状态中,自古至今,东西内外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这是源于意识其本身就是固锁,束缚,捆绑的,是有区别的,是分别的,偏执的,其本身就是矛盾的,纠结的,消耗的,痛苦的,等等的有相生也无相生的状态的。

 

也就是改变这个本身的矛盾即纠结非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的性能即作用而不能,这是源于心地本身就是本真的存在,是无内外,无二别的,所以只有心地本身本真的性能即作用能调节和梳理识的性能即作用,这其本身就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诸如日月亦是心所生,也就是空性所生,空性所生,空性所生的一定是有所对应的非空性的实相所在,这便是男性和女性之身。都是相对应的,日月不对等,也就是阳胜阴衰,阳胜阴衰就是男权女附之意的识的不透不纯,而有的不平等,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其本身就是人本自然本真本我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实则也就是显像不同,但性能即作用是相同的,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

 

若对形体像有固,即执即着,就是意对形体像本身的形容和模仿的认识即意识,是意的识,换句话说一切的形体像的存在都是意识,也就是意的识,是意对形体像,也就是自身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认即意,认即文字,图像,等等的成文,成章,成体,即思想体系的来源,其本身就是意,也就是意的识,在意其本身就是象,形,体,相对应的亦是日,月,星辰等等,云层即意识的反应,也就是意识的相互作用力的显像。实则也就是意识的反应的显像即气也,气即云天也,即天气也,也就是天即气也,是化也,即变化也,其本身也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诸如一思,一想,一念是一样的。实则也就是天气即气是受心生的一思一想一念即意的作用引发的气在身上的反应也。

 

换句话说,云层的酝酿,聚集会成星,星即象也,星即生日也,的聚集会形成日,日即子,也就是形体像的开始,即意对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的而有的认识即意的识,这就如人的聚集会形成江湖,社会,是一样的,有所谓的民族,国家,世界,都是意识的作用,是意识形体,是意的融入,识的透彻的过程,是相互对应的,也就是相互反映的,这也是身即形体像的存的状态,而人身的作用就是道场,是可以验证识的性能即作用的,也因为验证识的性能即作用而有身体存在的状态,实则也就是身体的存在状态是由识的性能即作用影响和决定的。

 

更确切的说有欲的一面越大,越厚,也就是对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而形成的认识即意识相关的色,食、物的执着而有的不清,不浊,不明,不醒,不自觉,自悟,自识的状态越宽,越广,就一定有无欲的一面的越大,越广,越宽的存在,就是对色,食,物的不执,不着,不求,会更深,更远,这都是相对应的,有欲的自然会固化,会以物化而转生,之所以这样是无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便于理解,更确切的说,意是心之外的象所生的,也就是思维意识的,非空性所生,也就是非心所生,心若纯,净,意就是纯的,意纯就是识透的,也就是不需要认识的,即无意识的,是源于本身本真的存在,也就是所有的意即识,也就是认识即意识,都是非本身本真的性能即作用,而是还在意的融入,识的透彻的过程中,也就是还在认识自身即意识自身的状态中的存在状态,是立于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的状态中,而非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体验的状态中,也就是以清净,清纯的状态融入其中体验自身的存在,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状态,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是非本身本真的存在状态,也就是非意纯,即识透的状态,融入其中体验的状态,换句话说,意纯即识透,就是心纯,心净,即一思一想一念之纯,之净,是无污染的,也就是无欲的,是无欲的固锁的,是不着不执形体像的认识即意识,也就是意的识的作用。有意的识的作用,是因为身本身还没有,也就是缺乏,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也就是身还没有验证和印证到心自生的,也就是净的,纯的识的性能即作用,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

 

便于理解,换句话说,身即道场,体验不到,也就是验证不到心自生的,也就是自觉,自悟,而有的自识,自知的自存性,是因为受意的识的作用的影响,也就是受意识的影响,是受意对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而有的认识即意识的影响,意之所以有对自身即形体像的形容和模仿,是源于意只有单一的融入的惯性,也就是识的透彻的作用,在意着即执于形体像时,识其本身就是透彻不了的,因为意的另一面,就是识,这只有意纯时,识才能透,也就是识才能纯。而意纯是受心的作用,因为意是心生的,而心是空性,也就是地本身的运行的作用力。也就是心地本身就是一体,即身心本身就是一体,是无内外之别的,也就是无内外呼的。

 

相对而言,意识即意的识是有分别的,也就是有内外呼的,这是源于意本身就在心之外,是形体像的自我固锁,也就是自我束缚和捆绑。是我执即人执物执而有的欲所固,所固即所执所着,也就是所束缚即捆绑,既无自在即自由也,实则也就是身心不自由,自在,也就是内外不同,不达,不相生,不互应,即无验证即验证,也就是无体验,是无存而有在的谓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实则也就是身即道场无自觉,自悟,而有的自识,自知的自存性,也就是身还没有成谓道,道没有成为场,场即存在的空间,场地,也就是场即地,这也为什么会有修道,成佛,等等之类的思想体系,或者识真,求真,归真之现象,也就是会有儒释道的存在。而这皆源于,有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唯有心地本身本真的存在,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是不用修真,不用求真,不用识真的,因其本身就是本真的,也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换句话说,佛即道,道即佛,也就是心即德,德即心,厚德载物,是心也,都是识,心识本身的本真,就是对地本身的识,也就是地本身本真的存在也,是心地本身本真的可生可依也,其本身就是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心即身,身即心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身心即是小体,也是大体,小体即身心,大体即心地,在本身的性能即作用状态下,也就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下,是无内外,无二别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也就是心即身,身即心时,亦是识纯,即意净,意净即识纯,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融入的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也就是人本自我心地的认识,换句话说,人本的存在,即这个身体的存在其本身就是识,是识的性能即作用,识透即识纯,就是身净,身纯,是不着,不执,不固欲形体像的食色物之欲的存在也,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即如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还需要说识,说纯,说净,说真,言道,讲佛,讲科学,讲宇宙,等等说灵,讲神,说仙等等的一切吗?是不用说的,也就是不用讲的,反过来说,讲的,言的,也仅仅只是讲的,言的,只是意识的作用,并非是心自生的状态即性能其本身就是身上的反应,也就是并非是体验的,是以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来体验自身的存在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谓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也就是没有内外之别之分的,自然也就是说不用说的,实则也就是不用识真,不用求真,不用归真的,因其存在本身就是心地本真足,其本身就是本身本真的存在,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诸如心是何物,为什么谓心?诸如自问,这问便是自己吗,便是心吗?

 

或者能生自问的这个状态是自己吗?那么自问的意义在哪里?若自己就是自己,还用言自己,说自己吗?

 

诸如心若是心,还用言心,说心吗?至此不难知道,说的,言的,仅仅只是说的,言的,而非体验本身融入体验到的状态!

 

那为什么还要说,讲,言呢?是因知其还有不知,不识,不明的存在,不识,不明,不知的存在,为什么要让知,要让识,要让明呢?

 

是为了能更好的存在,更好的相生,更好的稳定的,平稳的,存在。

 

那么说的,讲的,言的,能是不识,不知,不明的存在,能明,能识,能知吗?

 

这只有体验才可以知道的!体验是不是要意味着以本身本真的融入去相生互应,才会感知呢?

 

至此,是不是说,与其说,讲,言,还不如直接以本身本真的融入,投身,融入相生呢,有了彼此相生的体验,又怎么不自知,自识,自明呢?

 

这就如即无内外之别,之分,为何有不能以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去相生互应的体验呢?

 

以此而言,说的,讲的,言的,岂不仅仅只是停留在说的,讲的,言的了,是不是同样是没有存在的实质?

 

这就如什么是真本体验?是一样的,只有体验了才知其体验的状态,有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这也仅仅只是在表述,即形容,有这样的存在状态,而这样存在的状态,并非是这里表述,形容的,而是需要本身本真的身心融入去体验的。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

 

实则亦是,亦无形的心修有形的身亦如空性中化相生之实性,其本身就是内外一体性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即如以当世修来世,亦如过去就是现在,现在就是未来。

 

是以当世之本身本真之身心融入的体验为存的,存即謂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

 

是以内外无二之别来转换循环当,也就是当下即永恒,实则也就是以内外无二别之身心的融入道相生互应的体验,为不变的稳定状态,即恒常之装。也只有内外无二之别才会有完整的,转化即转换的体验的状态,才不会偏颇,弯曲,扭曲即失衡。

 

是以心修身,即如以身謂道,而修身,其本身就是识,是以无即空生有,即修身,其本身就是地的存在,才能完整,才能无缺。

 

这是以身修身,即如以道修道,是謂内外互通之自身的心身的循环也,是以身心内外一体之体验謂存的。内外一体性其本身就含概了所遇的人事物,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也就是有形从无形中来,无形却有入有形之中而有的相生互应的体验的存在也。

 

当下是前所未有的大好时期,因为坏才能显不坏,无真才能显有真,非相生才能显相生之实用。

 

以无相生改有相生是謂修,以无真化有真为真,也就是以无即空生有。是乃无形中修有形,有形中化无形,实耐一识两用之性之作用之实之妙。

 

诸如单一的进即是退,单一的有即是无,但一的无即是有,单一的真即是假,单一的善即是恶,单一的美即是丑,单一的正即是邪,单一的内即是外,单一的心即是地,单一的生即是死。

 

因为存在从来都是相互相应的,相互反应的,相互是一识的两用,也就两种相应,即如一切的存在都有可见于不可见,实与虚,真与假,正与邪,善与恶,男与女,等等的一切属性的作用。

 

相对而言,相生的平衡即稳定的循环才是生存之道,是生而有存,存而有在的謂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实则也就是存而有在的谓‘识’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含概了其身心存在的状态,这个状态就含概了有形与无形的人物事在内,其本身就是识的性能,引发的意的作用之象,即气在身上的反应的实效性的体验之状态。

 

是心地悠然,一切自在,唯有一识,真本体验也。其本身就是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其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简单来说,若以透彻存在本身的能力而言,除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之外的一切形体像而言,当属能破思维意识能力者为自存。

 

而破思维意识能力者非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体验而不能。而破本身本真的身心的融入的体验非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在性而不能。

 

能破存而有在的謂的体验本身的自识,自知,自觉而有的自存性的状态,非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而不能。因为存在本身就是有形亦非形,无形非亦形,心地本真足,何来内外呼。

文档搜索
请输入关键词
【诗艺新社】
邮箱:my10e@sina.com 电话:0-13901293652
Copyright 2009-2016 京ICP备13011862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00201